火花 8.1分
读书笔记 第31页
Zarathustra

不过,只因为听说过,或者自己本来就知道,就判定这种想法太普通,就否定这种想法,并不合适。我并不是讨厌被否定,重要的是,以自己这样的价值观活下去是不是合适?

只凭普通与否做判断,岂不是沦落成标新立异的比赛了吗?如果走向另一个极端,完全反对一切新事物,那不是也沦落成单纯考究技术的比赛吗?假如只关注如何弄好两者关系的话,岂不沦落成讲究彼此关系的平衡比赛吗?

如果只用一个标准去评价什么,那就丧失了判断力。比如说,那些信奉“共鸣至上主义”的人,就够恶心的吧?所谓共鸣,的确是很爽的,但也只有那共鸣的部分引发人们的关注,抛开这点,就没有一点有趣的东西了。傻瓜都能从中找到笑点,因此很容易依赖,但从事创作的人必须在某处走出来,否则,别的什么也看不见。这一点对我们自己来说,必须引以为戒。

批评得有理有据确实不易。新的方法论一出台,马上就有很多人去实践,有的人还会加以发展或改良。另一方面,也有人会觉得那不过是一时的流行。这么说的人大都是有经验的老家伙,所以颇有说服力。正因如此,使用新方法也会被人视为歪门邪道。其结果就是,即使下回在表演上需要新方法时,因为有此顾虑,依然会拒绝使用。不过,对新方法刻意不用,有时反而会催生崭新的表演。新的创意有种受刺激的快感,但毕竟还处于尝试阶段,不一定有重大价值,有时还因为不成熟而放弃,真是遗憾。那种一股劲儿追求创新的快乐,突然遭受断裂,犹如把刚刚长出来的树枝折断一样,令人惋惜不已。所以,阴郁的老年批评家聚集的领域,绝大部分都在衰退。其实,只要等待就好了。多加打磨,使作品趋向成熟,等它成为表演方法之一,成为大树上的一根树干。这样就会让很多事情变得有意思。可他们把树枝折断了,打算把营养都给树干。这也许不失为方法之一,但其做法缺乏远见,更不会开花结果。我敢断定,一旦干上批评这一行,作为漫才师的能力绝对是会退步的。

不过,我觉得我们免不了还是会批评事物的。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变成傻瓜,跟着感觉走,只要判断是否有意思做就行了,不要被其他人的意见所左右。

0
《火花》的全部笔记 5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