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需要什么人 8.7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女宛心兑
一开始观众以为是在看一案子,后来慢慢发现死在台上的是自己,到最后发现原来自己就是凶手。
每部作品,无一不是在跟消费、欲望、寂寞等与现代人有着切身关系的议题作对话:为什么我们不快乐?
一个看不见的时间,不断用来换看得见的物质,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吗?
有时一人是光,一人是暗,光往暗里照,暗明白了光;有时两人都是光,互相辉映;有时,两人都成了暗,就待在一处,等待天亮。
与一个人,或者一出戏,我们是算着时间去“处”(心积虑),还是忘了时间去“处”?
做完《红楼梦what is sex?》的某一天,我就跟他说,做一出戏,竟把我十数年累积的知识通通耗尽了,甚至,还让我必须主动去学新的来面对。
我们往往只抓到看得见的,却始终没抓住看不见的。
福尔摩斯:你也知道我是福尔摩斯,没有选择,你是华生,但你有选择。华生:我有什么选择?我还不是一个普通人?福尔摩斯:你再普通,也有双重的身份,你还有一个名字,叫柯南·道尔。
为什么一个普通人会想找到一个不普通的人,来让自己觉得自己普通?
对于一个创作人来说,正是因为现代人所相信的、已知的答案,没有解决他们的焦虑、不安、痛苦、不快乐,所以,才必须去问“为什么”,不是吗?
那一个问为什么的普通人,又为什么会变成不普通的人呢?是不是因为,大多数的普通人,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就让自己变得不普通,以至于拥有这样想法的人,都是普通人呢?
为什么我们不问问什么?
为什么我们认为别人来帮我们成为的别人叫作“自己”?
为什么我们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想改变,却在原状中一直失去?
为什么一个没有自己的人,无法跟另一个人在一起?
这些问题,让追寻快乐变成了一件很不快乐的事情,让强调成功的社会变成容不下失败的社会,让享受幸福变成需要忍受别人幸福的困境。
有时舞台上空无一人,却无限遐想,有时舞台上闹成一团,却无限孤独。
用自己,与世界对话,用身在世界的自己,与世界相处,用自己的心,跟整个世界交心。
心,是否才是真正超越“资源化”的“时间”,被“资源化”的“金钱”,被“资源化”的“人脉。
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
因为观众进到剧院来,不应该要看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或者说,观众进剧院来其实应该要看导演怎么看这件事情,这就是观点。
你要把大家都有了一定的概念的东西,深究出一个属于你自己的观点,观众才能够在当中达到进剧院的真正的目的。
这个自信就是一个人能够理解自己,同时就能够解释自己,以至于他可以活得很透明。
孙悟空要的是认同,猪八戒要的是舒服,沙僧要的就是可以容身的存在。这些欠缺在不同程度上面其实在讲现代人要不就自大,要不就是自卑。但是,他们都欠缺一个让自己舒服的自我。
很多矛盾都是来自你要证明自己,可是你又不知道自己是谁。
0
《什么人需要什么人》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