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慈悲 8.6分
读书笔记 减刑
窥窗桃枝

从大量将精神疾病患者甚至情绪障碍者投入监狱,到将这些人关押在精神健康机构,再到去机构化及至今天,患有情绪及精神类疾病的患者,从各种报告来看,他们的生存及权利状况改善得很有限。

到今天,人们既然对这类人抱有抵触情绪,大部分人意识不到精神病患、情绪障碍患者也属于需要被理解、关怀、特殊对待的病患。

不同于普通疾病,情绪及精神类疾病在表象上并没有任何缺陷或者损失,人们并不能够直观地看到他们的病痛,也就难以产生同情甚至共情。

相对于其他疾病来说,情绪及精神类疾病的科普历史其实非常短暂,哪怕我们的上一代人,在他们的少儿时期也并不把此类疾病当做是一种需要进行正规医疗程序的。即使到了今天,我们的社会风气和舆论导向对于此类疾病依然是调侃的、不友好甚至而已贬低的。

我们说一个人得了精神病,大部分人下意识的反应是将其与“疯子”等同,进而远离他,甚至憎恶他,而不是去关心此人究竟是何种精神疾病,是抑郁还是躁狂?也不会去关心他所需要的治疗是什么,更不会过问他何时有可能痊愈。而这种待遇并不会出现在一个胃病或者心脏病患者身上。

精神疾病患者不但需要医护人员和社会工作者投入大量的爱心与关注,对他们的家人同样意味着异常严重的考验,无时无刻不需要照顾、理解和耐心。遗憾的是,这非常难以做到,许多病患并不被家人所接受和理解,他们或是视若无睹自欺欺人,假装病患根本没有患病,甚至放任其自行发展;或是视其为耻辱,试图隐藏或掩盖病患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社会与司法系统会对此类人有多少公平已经可以想象。弱势群体无法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法律援助,“我们利用了这一点——这样我们就可以杀死他们,同时不会受到太多抵抗。”P226

看不到这一点,或者看到了但是助长这一点,这源于人性的残酷与冷漠。

0
《正义的慈悲》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