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安娜 7.7分
读书笔记 和平
江汀
一九四一年九月,阿赫玛托娃疏散后,住到她的房间的会计烧掉他所能找到的一切东西来取暖,包括阿赫玛托娃的书籍。幸运的是,她像茨维塔耶娃一样,“蔑视物质”,后者曽这样写过:
“在这样空虚的物质世界中 我对任何东西都不表敬重。”
0
《俄罗斯的安娜》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