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巴黎 8.0分
读书笔记 夜游
筱麻迦

塞纳河畔的探戈

几艘观光客轮带着潺潺的水声驶过,船上在用四种语言播报解说词。船上的强光灯泼洒在建筑物的外墙上。在它们的照耀下,塞纳河畔必不可少的情侣都露出了真容,宅邸内部庞贝红的墙纸或俗丽的枝形吊灯、装饰华美的平顶梁、灰泥镶嵌物和17世纪的壁炉架都一览无余。这些游船和船上的强光灯虽然令人目眩,声浪喧嚣,但是它们令河畔停放的平凡无奇的汽车和人行道上的长椅——还有我们这样的散步者——变成了一个魔幻灯光秀的组成部分。
这一幕在我脑海中像花朵一样绽放开来。我终于意识到,在巴黎的这些年里,我为什么会不知不觉地爱上夜游。
从一方面来讲,日光令巴黎显得单调、冷酷,凸显出市内被烟雾熏成灰色的石膏外墙、笔直的大道,以及这座城市的对称格局,奥斯曼男爵和拿破仑三世在第二帝国时期强加在这座城市上的这种格局,古板得让人受不了。
夜间的微光则不然,它令拐角和暗处、锯齿状的边缘、隐秘的室内情况、塞纳河的蜿蜒曲折、飞檐和其他在现代化运动中逃过一劫的中世纪产物都得以显露。
今时今日,夜间漫步对于我来说似乎是最好的体验巴黎的方式,这其中还有一些现实原因。时间越晚,车流越少,空气越干净,景色和气氛越纯粹,没有了多余的颜色和杂音。当汽车、卡车、公共汽车和导游团消失的时候——除非把他们也看作巴黎夜游的景致的一部分——这座城市的魔力就偷偷地回来了。花哨的皮加勒区看起来与它那咝咝作响的霓虹招牌和那些浮浪地笑成一朵花的面容出奇地般配。从远处看,埃菲尔铁塔变成了一具怪异的发光的骷髅,每隔一段时间,它会突然活过来,爆发出蓝色和银色的光,那密密麻麻的光点涌动着,似乎发出嗖嗖的声音。甚至连先贤祠那铅灰色的圆顶似乎也轻飘飘地悬在锡和瓦片拼成的屋顶上。冬天,当巴黎人都躲到屋里取暖的时候,夜晚的街道和人行道就任你遨游了,这是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窥探他人的绝佳时机。

皮勒区之夜

这一章的开头,唐尼夫妇在一幢住宅前,聆听一个略笨拙的小女孩弹钢琴。不知为什么,让我想起近二十年前,一晚散步到青教楼前,偶尔听到一曲莫扎特,弹奏者的技术不是多么高超,但流畅的弹奏动人,带来校园中特有的宁静氛围。

深夜的确是聆听音乐的好时候,可能是万籁俱寂,乐声就显得格外悠扬。

0
《巴黎,巴黎》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