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宗教大法官的传说 8.6分
读书笔记 Platoniker
陸釣雪

中译本前言 刘小枫

是否哲人,倒不一定非得从写作方式来断定。柏拉图的写作方式是诗人式的,但他是地道的哲人;一如当今某些后现代人写的是哲学论文,却是地道的诗人。

当然,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重大主题与柏拉图作品的相似,不仅有“罪犯”的法律问题,还有哲学与爱欲的关系问题……总之,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哲人。

“宗教大法官”的传说“是最具毒性的一滴毒液,它终于从我们已经走了两个世纪的精神发展阶段中流了出来,分离了出来。巨大的悲伤、巨大的绝望,我们还要补充说,在自己对自己的生活基础的否定里的伟大感,这一切我们不但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而且我们也不会体验到……”(罗赞诺夫)。

毒液早就传感到中国,只不过我们没有“体验到”其毒性,迄今还以为是甘贻。

2001年11月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大法官”(关于“宗教大法官”的传说)

这将是我最后一部小说。其篇幅同《战争与和平》一样

斯麦尔佳科夫……是精神上的卡西摩多,是人的大脑和人的心里所拥有的全部仆人特征的综合。

果戈理

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先开始谈论最令人窒息的形式之下的生活,还有人的尊严,这尊严在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条件下也被保留着。

一个孤独的幻想家和一个被遗弃的姑娘见面的故事。

在生活过得特别轻松的时代,或者生活的艰难还没有被意识到的时代,这位作家甚至可能完全被遗忘,其作品也不为人们阅读。但是,每当在历史生活的道路上陷入窘境的时候,每当在历史道路上前进的各民族受到某种震动或者遭受窘境的时候,这位关于历史道路进行过许多思索的作家的名字和形象就会出现,并且丝毫也不丧失力量。

参见:《地下室手记》中的《漫画潮雷》。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最深刻的作品之一,唯一与它可以类比的是狄德罗的《拉摩的侄子》。描述“地下室主人公”的性格的最初随笔是中篇小说《斯捷潘奇卡村及其居民》中的福马·福米奇。

理性与神秘

痛苦

在政治经济学里个性完全消失:这里只有劳动力,针对劳动力来说,人是完全不需要的附属物。

在《罪与罚》里,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一次,最充分地揭示了个性的绝对意义的思想。

宇宙缝隙

——是的,可能根本没有上帝,——拉斯科利尼科夫幸灾乐祸地回答说,他笑了,并看着她。索尼娅的脸色突然可怕地改变了。

最后,这样的时刻到来了,《卡拉马佐夫兄弟》出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最有影响的作家几乎是一个接一个地发表了自己最终的言论:屠格涅夫、列夫·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

P53——四兄弟!!!

“明天是十字架,而不是绞刑架”

心灵的复杂性、生和死的不可分割性

恶当然面临着灭亡,但不早于它与善进行顽固的斗争,在这个《传说》里,正是这个恶以无可比拟的力量被表达出来了。

莱蒙托夫:《天使在夜半星空中飞过》

只有一点是无疑的,理性上的冷淡主义,对一切问题的漠不关心,还从来没有达到这样肆无忌惮的地步,如正在成长的,取代我们的这几代人身上那样。

上帝存在的不可证明性不是上帝的实在性的任何反驳。

“但我不接受上帝的世界”,伊万是这样结束自己的坦白的。

——我想,如果魔鬼不存在,因此是人创造了它,——那么人也是按照自己的形象和样式创造它的。

痛苦是有的,而罪魁祸首却没有

阿辽沙,不是我不理解上帝,我只是恭恭敬敬地把入场券退还给他。

“——这是叛逆,——阿辽沙低下头轻声说道。”

十一

“是的,你可能知道这个”。

当然,西方教会只是对基督教的罗马式理解,如同东正教是对基督教的希腊理解,新教是对基督教的日耳曼人的理解一样。

天主教

在真理(绝对的,只属于绝对的上帝)和这个痛苦的规律(人由于自己本性的相对性而服从这个规律)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深渊。谁有本事,谁就引导人走第一条路,宗教大法官永远走第二条路。

十二

奥古斯特·孔德

suum cuique

尼采

十三

“不,我们也尊重弱者”

偶像崇拜

一般地说,《伊万·费奥多罗维奇的噩梦》一章是《关于宗教大法官的传说》一章的变体

如果这一切用法律的术语,可以说,在旧约里给定的是规范,在新约里给定的是原则。

十四

这三种力量是奇迹,秘密和权威。

但在这方面你对人的评价太高了,因为显然他们尽管生来是叛逆,但他们是奴隶。

软弱的心灵错在何处,是它没有能力容纳如此可怕的恩赐吗?

十五

这和上边在伊万·卡拉马佐夫的自白里的情况一样,他就是在对无辜痛苦的无法理解这个基础上否定未来生命、最后审判。

这是第二次堕落

我们拿起了凯撒的剑,拿起这剑以后,当然我们抛弃了你,跟随了他。

鸡窝、水晶宫和蚂蚁窝。

它们相互符合,如同心灵与肉体一样,它们是同一个第三者的部分——人类生活的全世界和谐。

十六

我们所引用的这一页是整个世界文学史上最沉重的。

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可以说——历史在沉默,只剩下少数伟大心灵的秘密历史,当然,这个秘密历史注定永远也不能成为被讲述出来的。

十七

审判我们吧,如果你能,你敢。

十八

钓雪按:恻隐之心。

真理、善和自由是主要的和永久的理想,人的本性在其主要因素中——理性、情感和意志,就指向对这些理想的实现。在这些理想和人的原初组织构造之间有一种一致性,由于这个一致性人的本性不可遏制地追求这些理想。因为这些理想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被认为是愚蠢的,那么人的本性在其原初基础中也应该被认为是善良的和美好的。

十九

阿辽沙对哥哥说:“你的宗教大法官简直是不信上帝”,哥哥回答说:“你终于猜到了”。

二十

笛卡儿的哲学是罗曼种族里唯一伟大的哲学

罗马的天才没有产生任何自身伟大的、真正的或神圣的东西;除了一种东西——由其他民族创造的一切伟大的、真正的和神圣的东西之间的联系,由其他民族创造的东西因此才在自己的整体上构成了历史。

康德:道德单子论。

二十一

把和谐带入生活和历史之中,把颜料和画布结合为一张活生生的画面——这就是人在大地上没有完成的事业,是人极其缺乏的东西。要赞美上帝,感谢命运,相互赞美,赞美自己手中的任何事业,还缺乏“棕树枝”和“白衣”,内在的世界和喜悦。

钓雪按:开启沙文主义模式?

东正教是对基督教的斯拉夫人的理解。

二十二

因为他并不是注定要永远成为光明与黑暗斗争的场所。

0
《论宗教大法官的传说》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