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学通史(第6卷):明代卷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导言
长侧

导言开篇点出的因为朱元璋个人性情导致的明初的文化环境等等,这种现象在各朝各代都有,相反地,看似当艺术难以以一种天然的姿态适意发展时,富有压力的环境却渐渐使艺术家酝酿着更强劲的艺术突围力量,“为个体生命冲决这桎梏培养了强劲的动力”,依此来看,时下久为人抨击的教育制度,在对青年们的艺术适意天性严重制约的同时,有无一点正面的作用也未可知。

此外,较之徐渭的经历,是否可以猜想像明朝这样的社会文化环境(更多说政治环境)是否和明朝文人艺士一开始的入世心态有必然原因?而他们最终“中得心源”往往是在天命之年以后,这样的个体生命的突围不正是时下人们最该看重的吗?

对于伏尔泰及利玛窦的观点,这个时候,西方将在文艺复兴后逐渐迎来科学最快速的发展期,法国启蒙运动的思想也开始形成,从这个方面比较,又不能轻视当时文化环境“压力”给艺术发展带来的阻碍。然而中国美学发展史一直就有很强的“本土性”,因此借当时环境变化来看明朝后一百多年的艺术思想现状就合情合理了。

对于西方透视学及元朝画重意这之间的分歧,似乎可归在,或者说有点像近代哲学里唯名论与实在论的分歧了,就是现在的艺术研究者恐怕也说不清,尤其美学这样卷入分辨的洪流中时,便让人越来越觉得徐渭后期主张的自然唯情的美学价值了,似乎只有离开一切关于美的论证和思辩还有价值与主义时,美才真正地作为美而存在了。但这本书讲的是“美学”,美学和美又不同的。

0
《中国美学通史(第6卷):明代卷》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