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一双人:纳兰容若的词与孤独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66页
变形守望者

在古代的语境里,诗与词的分野好比古典音乐与流行歌曲的分野。

诗,于诗人自身是“言志”的工具,于社会而言是“教化”的工具;而词,无论于词人自身抑或社会,都仅仅是一种娱乐手段罢了。写诗,总少不得端几分架子,扮一点端庄;填词,不妨放浪形骸,声色犬马。

0
《一生一世一双人:纳兰容若的词与孤独》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