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共和国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关于法案的评论
Zarathustra

我想说这个保留意见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尤其具有误导性,对于公众利益也是无益的——我是指当某件事被说成无比正确、恰当但却不切实际的时候——换句话说就是必须让给平民作主。当某个十分严格的程序被采纳时,平民是可以被否决的;而且,在守护某个正当目标时被武力压制要比服从于某个不正当目标要好得多。众所周知,投票选举完全取缔了贵族统治阶级的所有权利。当人们欢享自由时,他们从来都不想要那个法律。只有在被市民领导者们的统治权力所压制时,他们才会大嚷着要法律。(所以对真正有权力的人物宣布的判决结果中,那些口头记录的要比写在板子上的更加不利。)因此,领导者们本应该被剥夺他们把不良措施付诸投票的过多特权;而平民本不该获得一个逃避手段,让记录板确保了那些执迷不悟的投票的机密性,从而不让贵族统治阶级知道每个人的真实想法。所以没有一个好人能被说服去采用或支持像你提出的那种建议。

(hmm不是很赞同,好像译者/编辑也不赞同,说西塞罗自我误导哈哈)

0
《论共和国》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