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9.3分
读书笔记 第400页

我们必须通过浓密节奏,螺旋式的提升速度,来挣得停顿的资格,当高潮来临时,我们可以踩住刹车,拉长时间,令紧张感长留不去。

我们利用我们这门艺术的结构,以紧张作为开始的基点,然后通过序列把场景提升到第一幕高潮。当我们进入第二幕时,我们便构思出一些削弱这一紧张度的场景,转换成喜剧,言情,以一种相映成趣的基调降低第一幕的紧张程度,好让观众喘口气并蓄积更大的能量。我们训练观众像长跑运动员一样运动,不是匀速奔跑,而是时而加速时而减速,创造出一个个周期,允许他达到其潜能的极限。在放慢进度之后,我们再加快下一幕的进展速度,直到我们再强度和意义上超越前一幕的高潮。我们一幕接着一幕时而紧张时而松弛,直到最后一幕的高潮使观众的情感一泄而空,令他们在情感上精疲力尽而又快慰无穷。然后,再来一个简短的结局场景让观众恢复元气,最后高高兴兴的回家。

所有结局的关键都是给予观众他们想要的东西,但不是通过他们所期望的方式给予。

一方面,我们欲求恬静,和谐,和平和轻松,但是日复一日,这种东西如果太多的话,我们就会倦怠无聊,并需要进行心理治疗。结果是,我们同时还欲求挑战,紧张,危险甚至恐惧。但是日复一日这种东西如果太多,我们也会最终被锁在一个橡皮房内。所以,生活的节奏就是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摇摆。

危机是故事的必备场景,从激励事件一开始,观众就在期待这一场景,越来越热切的企盼着主人公与她生活中最强大最集中的力量进行面对面的斗争,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条守护着欲望对象的巨龙。

生活的流动是从原因到结果,但创造力的流动则常常是从结果到原因,我们必须逆向工作,为它在虚构现实中找到支撑,提供原因及方式。

最后一幕的高潮是你想象力的飞跃。没有它,你就没有故事。子安你实现这一点之前,你的人物都像是等待良医疗救的痛苦病人。

把握解说进度,最不重要的事先出现,次重要的随后跟进,最重要的事实应放到最后,那么,最重要的解说信息是什么呢?秘密,人物最不想让人知道的那些痛苦的真相。

一部典型的两小时故事片要演出四十到六十个场景。这便意味着,每一个场景的平均长度为两分半钟。实际情况是,每出现一个一分钟场景便会有一个四分钟场景;每出现一个三十秒场景便会有一个六分钟的场景。

在一个格式标准的剧本中,一页即等于一分钟的银幕时间。

问自己:“如果我将画外解说从剧本中删除,故事是否还能讲好?”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将它留在画面内。

当主人公采取高潮行动时,如果我们再一次撬开期望和结果之间的鸿沟,如果我们还能再一次割裂或然性和必然性,那么我们可能会创造一个辉煌的结局,令观众铭记终生。因为构建于转折点周围的高潮是一种最令人满足的体验。

人性从根本而言是保守的。我们绝不会去做不必要的事情,决不会耗费不必要的能量,决不会去冒不必要的风险,决不会进行不必要的改变。我们为什么要?如果有容易的办法得到我们所要的东西。为什么要采取困难的方法呢?因此,与主人公对立的对抗力量越强大越复杂,人物和故事必然会发展的越充分。

技巧越少,效果越强烈。

你并不是靠给予信息来保持观众的兴趣,而是靠扣押信息,除了那些便于观众理解而绝对必须的信息。

喜剧世界是一个混乱狂野的所在,那里的一切行为必须达于极限。不然的话,笑声会流于平淡。

当一个故事软弱乏力时,不可避免的导因就是其对抗力量过于软弱乏力。与其殚精竭虑的去创造主人公及其世界的可爱迷人之处,不如构筑一道负面之墙,创造出一个连锁反应,让其自然而真实的作用于正面价值。

0
《故事》的全部笔记 37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