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与肉 7.3分
读书笔记 第122页
森大林

他也曾经听说过,城里的干部、工人、教书的、唱戏的,这些年来在运动里没少挨整,又亲眼见过魏天贵这样的农村小干部也挨过批,但没想到最后闹得他这个扛了十几年长工的普通农民也不得安生:先是因为身份问题妨碍了他的家庭幸福,终于连剩下的一点虚妄的安慰也被剥夺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隐隐糊糊地听说这就叫“政治”,这就叫“阶级斗争”。他微微的摇摇头,无声地叹息了一下;他觉得这样的“政治”和“阶级斗争”是太可怕了。他觉得在这样的“政治”和“阶级斗争”中,生活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我们中国农民在不可避免的灾难面前总是平静和忍耐的,他又一次发挥了这一特性。他既然发现了他的生活已经失去了意义,留着一条狗又有什么用?

0
《灵与肉》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