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尔思辨哲学 7.9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第二节新方法的规则
读书琐记

笛卡尔是法国著名的哲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神学家,他对现代数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因将几何坐标体系公式化而被认为是解析几何之父。他与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一同开启了近代西方哲学的“认识论”转向。

笛卡尔自成体系,融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于一体,在哲学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最近笔者一直研究笛卡尔的思辨哲学,发现很有意思,他的哲学教人如何变得更加理智。为了让笛卡尔的方法论便于理解,笔者斗胆在这里中西合璧,随时“插播”中国一些文化、实例。

关于笛卡尔新方法的规则:

第一项规则:自明律,即明和晰。绝不承认任何事物为真,除非我自明的认识它是如此。

只要没有经过自己切身体会的问题,不管有什么权威的结论,都可以怀疑。这就是著名的“怀疑一切”理论,也就是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深层意思。譬如亚里士多德曾下结论说,女人比男人少两颗牙齿,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第二项规则:分析律。将我要检查的每一难题,尽可能分割成许多小的部分,是我能顺利解决这些难题。

为了充分认识分析律,在这里笔者谈一谈中西方思维的区别。

中国式思维尚直觉,重体悟,善类比,却轻逻辑。那些才子、文人的思绪常如天马行空,不循规矩,任意跳跃,因此很容易跳过真理与谬误之间那小小的一步距离。

而西方思维的最大特别是重视实证、重视逻辑、重视差别。西方人从量化分析事物间的不同之处入手,沿着“现象—差别—差别的扩大—精确量化—创新”的思维路径前进,因此能发展出卓越的理性思维,建立起严密的学术体系。

笔者所崇拜的曾国藩研究事物都常用这种方法。老曾这个人就是不怕麻烦。

每遇到一件事,他都要从正反两方面去看。反复琢磨,细细分析。而“正”“反”这两个方面,他也要进行细分,把“正”面再分两面,分析它的正反。同理,“负”面也自有其正反。

他一生经历千难万险,处理过无数大事,大体都很得当。其过人之处就是不怕费心费力,对事物进行不留死角的深入分析。在对事物进行了精到分析的基础上,再找出要害,把握关键。每次处理完了之后,还要总结经验教训,为下一次作参考。曾国藩的精明,就是建立在这样的笨拙之上,这样的绞尽脑汁殚精竭虑之上的。确实,“笨”到极致就是“聪明”,“拙”到极点就成了“巧”。道德经所讲大巧若拙就是此理。

第三项规则:综合律。顺序的引导我的思想,由最简单、最容易的认识开始。 所以,哲学家总是在大本大源上思考,这是哲学家必须具备的素养,由其根本的原因,窥一指而知全身,观滴水而知大海。笔者联想到了,《道德经》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易经》“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相推而变化生”,难道说的不就是这样的道理吗?万事万物有其根源,由简入繁。

第四项规则:枚举律。处处做一遍很周全的核算和很普遍的检查。

因此,笛卡尔这套探讨问题的方法益处,它可以帮助一个人博闻通古今,思考的更加精密。

0
《笛卡尔思辨哲学》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