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转金字塔 8.7分
读书笔记 第206页
STONEMAN

心理战由来已久,1960s阿根廷联赛的大学生队绝对是一个极端。在一个球场动作普遍肮脏的年代,他们也称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想到了马特拉齐也是这么干的)

尽管不愿具体谈细节,但贝隆承认:“我们尽力了解对方的每个球员,他们的习惯、个性、弱点,甚至私生活,可以了解到的都不放过,所以到了场上我们就能刺激他们,让他们做出反应,就有了被罚下的危险。”
“他们用最恶劣的方式打心理战。”普雷斯塔说,“有个独立队球员在打猎时误杀了朋友,跟大学生队交手时,整场比赛他们不停冲他喊‘凶手’。还有一位竞技队的门将,他和母亲非常亲密,她都不想让他结婚,最后他还是结了,半年后这位母亲去世。比赛中比拉尔多走过来说:‘恭喜,你总算把你老娘干掉啦。’”
甚至有人指控,有行医资格的比拉尔多利用了自己的专业技能。竞技队后卫佩尔福莫就曾因脚踹比拉尔多的肚子而吃到红牌,据说是因为后者拿他妻子刚摘除的囊肿来嘲笑他。
这么做也许很讨人厌,但无可否认非常有效,至少在起初,足以令批评家对他们的放纵无度视而不见,而且他们毕竟不是只会胡作非为......

然而除了恶劣的心理战,连对手都承认,“他们真的组建得很好,除了盯人之外还懂得怎么踢球”。

反足球这个术语就是当时造出来的,“坚固胜过漂亮”。“他们的某些战术......又促使我们面对这个问题,顶级足球比赛怎样才能作为一项运动而幸存?”(星期日泰晤士报)

很喜欢本章的末句,作为阿根廷暴力足球(反足球)的结尾:

也许就跟埃雷拉的国际米兰一样,他们在追求个性的路上走得太远,到头来沦为了对自身的拙劣模仿。

0
《倒转金字塔》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