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与圣徒 8.8分
读书笔记 第127页
Leeremanna

我对音乐家的定义:用全部感官来倾听的人。在巴赫的第二任妻子安娜·玛德莲娜·巴赫的日记中,她写过自己丈夫的眼睛给予观者的骇人印象:那是一双倾听的眼睛。

安娜还回忆道:“有一次我走进他房间,当时他正在为《马太受难曲》里那段‘啊,各各他!’谱曲。看到他的脸我大吃一惊,那张平时又镇静又红润的脸变成死灰,还挂满了泪。他甚至都没察觉我进来,所以我蹑手蹑脚地溜出去,在房门旁边的台阶上坐下来就哭了。”巴赫的音乐是超凡入圣的介质。他的音乐中没有感情,只有上帝与世界,被一道眼泪做成的天梯联结。

0
《眼泪与圣徒》的全部笔记 12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