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物欲时代的来临 8.1分
读书笔记 第12页
皮诺不黑

生活在今天社会中的几代人堪称“躬逢盛饯”,我们遭遇的既有旧时代的难题,也有新时代的困惑。两重问题其实都是费解难缠的。旧时代的问题依然存在:在物质的层面仍然有大面积的贫困人口;在制度和文化的层面上,蜕变远未完成,路径匪夷所思。其结局大约不会给叛逆者们留下多少颜面,我们最终享受不到破解那些问题的荣耀。因为那些问题大约不会因为我们的行为而戏剧性地终结,极可能是随着新问题层出不穷,以及新生代对旧问题的冷淡与麻木而销蚀和解构。

国家对于国民已经不是有趣的存在——已不是给日常生活带来刺激,而激励个人人生的存在。她不再是为大目的而行动的战斗集团,她已转化为抱持无数的小课题,而谋求期间微调的日常性技术集团。换言之,国家已经不是祭典的场所,而已化为务实的世界。

人生有两种悲剧:一种是没有得到你心里想要的东西;另一种是得到了。

当温饱彻底解决,物质上的炫耀越来越失去魅力后,人类将进入艺术的时代。人们将通过艺术,而不是物质,来寻求区分。就是说,奢侈品本身将发生质变,将经历非物质化的过程。

我们对物的依赖不仅在身体上,更重要的在心理上。现在我们制造的大多数东西在任何一种物质意义上都不能改善我们的生活,相反它的作用是稳定我们的精神,使之有序。

我对人类社会的感情期待和理性判断在一定程度上是合一的:人类不靠物质来为自己定义,不靠物质来炫耀,应该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尽管也不是很快就能来临。

正是因为现代社会的巨变和与之相应的文化的准备不足,多数人不会以文化的手段应付无聊,所以毒品和时尚大行其道。克服这一病症,首先是认识到问题的根源 —— 无聊,而后是寻找文化手段 —— 依赖于一种有魅力的、健康的“游戏”。

很多可望增加生活满意度的恰当的生活方式,不需要增加财富,只需改变生活观念即可。

具有一定工作性质的休闲最令人满意。

第一,现代人的自由时间几乎肯定比原始时代少。第二,现代生产力的发展并没有同比例地减少人们的工作时间。原因耐人寻味。

消费主义的胜利,意味着并决定了拒绝缩短工时。消费主义的胜利意味着它的价值观内化在很多人心中,很多人感到自己物质占有上的不足,要去拼命地挣钱和花钱。而挣钱和花钱恰恰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支出。

真正的问题不是减少失业,而是在失业越来越多,岗位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如何重新安排人们的工作、生活、收入和福利。

正如同工作需要学习,休闲也需要学习;前者学习的是模仿的技能,后者学习的是自由的艺术。

精神上无序,相当于“精神熵”,是很糟糕的状态,烦躁、空虚不说,耗能还很高。反熵就是为自己的精神建立秩序,手段是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是做社会目标的傀儡),专注于这个目标,全身心地投入,达到浑然忘我,并因为投入其中而屏蔽了世俗生活中琐事的打扰。

0
《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