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8.5分
读书笔记 四、中国人的“个体”
罗爽
当年大陆,既然是采取“一分为二”的方式来对待事物的,这种用“类型化”来制造莫须有罪名的倾向,自然就更被激化。你只要思想有点不同,就会被打为“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如果你也谈马列主义,但是与官方那套不同,就会是“托派”;如果你刚好与外国人有过接触,或者是由海外归来定居的,就会是“美蒋特务”。从“反右”至“文革”期间,几乎一切由海外来访的华侨,都有“特务”的嫌疑。 用这种方法思考的人,从来就不可能理解:人的脑子是很复杂的,一个人的存在状态也可能是很独异的,他可以为千百种原因提出异议,这种异议可以完全不符合任何既有的政治意见的分类,并且可以只代表他自己本人,而背后毋须有“阴谋集团”。然而,没有“个体化”的中国人是不会用这种方式看问题的一他们既然在道德问题上也不信任孤零零的“个人”,在政治问题上自然也不相信有不属任何“集团”——亦即是不可归“类”的“个人”这回事。

时至今日,我们在讨论公共问题的时候,也还是有这种倾向。将一个人类型化,亦即将这个人归位他者,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且那个类型化的标签,在被使用时通常都会别人为地带偏离其本意,只会将那些被认定是其心必异的他者包括在内。比如说近两年已经被众多人说得顺口的“公知”、“大V”,往往就把网络上左派的用户排除在外;共青团的微博账号就从来不是“大V”,周小平就从来不是“公知”。

0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的全部笔记 31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