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的无奈 8.7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生者的幻象,与死者的对话
鸡汁少女

人能够脱离肉体“显身”,也许是新的视听媒介最令人不安的事情。

人们和自己产生的影响从来就是共生互动的,然而由于新媒介的扩散和记录,主体性的痕迹比过去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

威廉詹姆斯说,物质世界里的痕迹可以当做人格的储藏室,这里的人包括死人和活人。与另一个人的互动,现在可以是阅读他在媒介中留下的痕迹。

今天有关交流的紧迫问题——时空的远望(如因特网)、经验和身份的复制(如虚拟现实)——在过去的时代,就曾经以类似的方式探索过了。这些新媒介号称使我们更加接近,可是它们只能使交流更加难以进行。

一种徒劳的情况:和那些只能用诠释来解读的存在作精神上的交流,是不可能的。

0
《交流的无奈》的全部笔记 6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