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琐高议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张华相公用华表柱验狐精
Gyrovague

晋时,有客舣御沟岸下。夜将半,有人切切语言。客望之,乃一狐坐于华表柱下。狐云:“吾今已百岁矣,所闻所见亦已多矣。” 曰:“将谒丞相张公。” 华表柱忽发声云:“张华相公博物,汝慎勿去。” 狐云:“吾意已决。” 柱曰:“汝去,他日无累老兄。” 狐乃去。客为丞相公乃是表亲,不知相公。

一日,见有若士人者谒张公。既坐,辩论锋起,往往异语出于义外。公叹服,私念:“此乃秀民,若居于中,岂不闻其名乎?此必怪也。” 乃呼吏视之,云:“汝为吾平人津岸东南角华表枯木。” 其人已变色,少选将至,公命视之,其人惶愧下阶,化为老狐窜去。

客乃出为公曰:“向宿于桥旁,已闻呱呱不□,□□□□入火焚烧柱,而狐何故化去?” 公曰:“惟怪知怪,惟精知精,兹已百余年矣。焚其柱,狐□柱之言,其怪乃化去也。”即知狐之为怪,并今日也。

议曰:妖魅之变化,其详论足以感人。自非博物君子,孰能知之?

----

如此说来,张茂先之府吏乃华表柱所化。不然,老狐狸何以称之为“平人津岸东南角华表枯木”?此故事虽后出,余以为远胜《搜神记》之张华擒狐魅。

0
《青琐高议》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