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顶一万句 8.6分
读书笔记 第七章
八月rx

原以为杀只鸡狗是件容易的事,真等一个活物到你跟前,让你立马结果它,杨百顺还真有些发憷。鸡狗虽被绑着,但它们喊叫;喊累了,不喊了,流着泪看你。刚开始杀时,杨百顺闭着眼睛,一刀就下偏了,反倒让鸡狗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儿罪。但啥事经不住时候长,三个月下来,天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习惯成自然,心就硬了。一个活物刚才还在哭,一刀子下去,就不哭了,一个事情就了结了。这时杨百顺又想,世上万千的事,说起了结,还属这种了结快;别的事,一辈子也难了结。了结之后,倒生出些许快感。

其实手起刀落,要快些,言情剧里说,长痛不如短痛,也有些道理了。

毕业时就说要分手不是吗,两人吃了几顿饭,自知天各一方,北京与西安太远。要好聚好散。当时还是开开心心地分了手。

但是我没成长啊。耐不住北京的高压工作。你便没请假偷偷跑就到北京看我。我哭啊哭。两人在北京的小巷子里好似相依为命。你帮我把房间贴上墙纸,装好了一个木柜子。你又走了。好像暧昧的朋友关系又成了恋人。

我说要辞职,你劝慰我鼓励我。

这样想来,一直我们都很不干脆。而且我内疚自己从你那里得到的,比你从我这里得到的多的多。

如果一切都止于那个毕业季就好了!你原是陪我到那里,就可以离开的。现在又多陪我两年。

是不是经历多了就好了? 这次应该干脆些的。免得不痛不快,二次受伤。我也不应该再留着你不放了。

0
《一句顶一万句》的全部笔记 28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