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 9.0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余林

【重温】【第二章】申时行以恕道待人,力求弥补帝王与文官集团之间的罅隙。然,道德由来是判断好坏的唯一标准,在明一国,其不仅可以指导行政,且可替代行政。这一点,申时行看得很清楚,一项政策,或成或败,全靠看它与所有文官的共同习惯是否相安无忧。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与整个文官集团抗衡的,强硬如张居正,也不得始终。他的国家为了解决问题而设立文官,未曾想最大的问题就是文官。于是,申时行便以图做好调解的角色,人固有阴阳,扬其德行,聚而成力,或能以温和之势,于国家有所裨益。然君臣罅隙既生,非死无以改。万历帝不再是张居正时期的孩子,他逐渐成长为“乾纲独断”之君。万历,怀疑他的臣子并非对他尽忠,而是出于自私自利,所谓“讪君卖直”。君君臣臣,其中间所处之申时行,难脱“首鼠两端”之嫌。他需时刻谨记,文官虽为公仆,实系主人,断不可与读书人作对。当首辅任期已满,理想成空,徒留叹息。他所能做的平衡,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帝国将倾,唯尽人事。

0
《万历十五年》的全部笔记 37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