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7.0分
读书笔记 永延帝祚
汲汲于澜
售票大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逃学逛累了,肯定要坐44路环线兜二环路一圈,常遇见这位售票大妈。大妈屁大股沉,狮鼻豹眼,一脸横肉,线条洗练,刀刀见棱角,不含糊的彪悍,好像“汉八刀”的含蝉。披一头重发,黑多白少,用橡皮筋胡乱杂在脑后,向上斜支,仿佛铁刷子。售票大妈看我的眼神从来白多黑少,想来她一定也和我们街道大妈一样,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明白这个时候出来靠一张月票狂坐车的人不是无业流氓就是逃学的坏学生。
。。。。。。
售票大妈和我老妈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语言大师。她们和《史记》、《世说新语》、唐诗、宋词共同构成我的文字师承。
。。。。。。
我亲眼看着售票大妈把一个东北糙汉子恶心得面红耳赤,毫无还口之力:
“让你掏票,你就掏。别老跟我斗贫,别老告诉我你有票。你说前几站我卖给你了,你知道我一天要卖出多少张票,一年要卖出多少张票?你怎么就那么特殊,就认为我一定能记住你的音容笑貌?你把票掏出来看看。我知道你有票,可你得给我看看呀?就是家伙大也得掏出来比比长短不是?”是不是家伙短到一定尺寸就可以免票,仿佛不足一米一的儿童,我不知道。比大小,是按照见到女特务的时候比,还是按照自摸之后比,我不知道
。。。。。。
吸入鼻子的空气冷而脆,刺激起脑海里沉睡得很深的东西
。。。。。。
身后是一对大大的rufang顶着腰眼,面前是肥硕深凹的臀沟,下体突然ying了起来,一切毫无道理。车不停地摇晃,身前身后是不停地摩擦。。。。。。我勉强支撑着走出车门,脚落地的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到了那种令我黯然神伤的战栗,从尾骨到头顶百会,一起发力,头脑失去控制,下身一片冰凉。

0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