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亂中的烏克蘭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一. 前言
痴漢擼狗

p. 13

烏克蘭一語和概念的首次出現始於12世紀 意味著「草原邊境的土地」(das Land an der Grenze zur Steppe)是中世紀以來草原民族與遊牧民族間的分界線 p. 14

烏克蘭 俄羅斯 白俄羅斯 共同繼受了基輔羅斯(Kievan Rus)的歷史文化遺產

p. 15

1654 佩列亞斯拉夫合約(Treaty of Pereiaslav)為抵抗波蘭統治帶來的天主教化 人民多數信仰東正教的烏克蘭人開始與俄羅斯人結盟 並讓東烏克蘭正式合併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

十八世紀初 彼得大帝打敗瑞典 凱瑟琳大帝瓜分波蘭 吞併當時由鄂圖曼土耳其佔領的克里米亞(Autonomous Republic of Crimea) 讓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納入俄羅斯版圖 接受沙皇統治

p. 16

...短暫接受納粹德國的統治...後重新歸入蘇聯...一度被納入波蘭 羅馬尼亞以及捷克斯洛伐克等國的版圖中...又再度回歸蘇聯 過境邊界的數次變更所帶來的結果是 這個區域的國家人民幾乎難逃必須遭到驅逐的命運 而這也因此造就了這個區域國家人民複雜的族群結構

-由於被指控於二戰期間與納粹德國勾結 克里米亞韃靼人曾於1944年被史達林流放至中亞和西伯利亞 直到五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才陸續返回原居住地 但該地的人口組成結構也早已發生改變 這也是為什麼在2014年烏克蘭危機中 韃靼人支持基輔政府 並且拒絕參與克里米亞公投的原因

p. 18

簡單來說 橙色革命是一場發生於2004底 2005年初的烏克蘭民主改革運動 事件的發生肇因於人民對於積聚已久的政治腐敗感到不滿 長期以來 烏克蘭的政壇由該國大財團所把持 政商集團所形成的寡頭統治 不僅造就了該國的貧富差距 社會不公 也導致了政治治理上的腐敗 人民對此深惡痛絕

2004年的憲政改革 標誌著1996年憲法(庫奇馬憲法 die Verfassung Kutschmas)所設計的總統國會制 導向「國會總統制」(parlamentarish-praesidentiellen Regierungssystem)

p. 20

烏克蘭憲法法院於2010年所做成的2004年修憲案之違憲宣告 將該國帶入了憲政體制發展的混亂局面...現階段的烏克蘭 可說是處於法律的真空狀態 民主之路 顛簸難行

p. 38

...也因為2004年的修憲案並未循此憲法規定辦理 而造成修憲程序存有瑕疵 以致2010年 時任烏克蘭總統的亞努科維奇以此為理由 聲請憲法法院就此釋憲 憲法法院最終亦做成對亞努科維奇政府有利的判決 宣告2004年的修憲案違憲 也因此葬送了橙色革命的民主成果 大大削弱了國會的權限 和助長了總統的極權 這讓人不禁擔憂 烏克蘭的民主發展 是否將因此再次走回前蘇聯共和國時期的老路

烏克蘭是個中央集權的單一國國家 建國當初即為了加速國家統合 以利國族國家之建構 而拒絕聯邦制的國家體制設計 但克里米亞是該國唯一以俄羅斯裔為主體的省份 故制憲之初 即考量此一特殊因素 而賦予克里米亞自治地位

p. 40

即使作為自治共和國 克里米亞議會所制定的法規一旦與「烏克蘭憲法」和法律相抵觸 總統即有權提請憲法法院針對前該法規之合憲性進行審查 審查結果一旦認定違憲 總統即有權針對前述違憲之法規宣告無效 由於2014年3月的獨立公投事涉烏克蘭國家領土主權完整的問題 屬於「烏克蘭憲法」所規定之全國性公投事項 故其結果為何不被烏克蘭政府及國際社會所承認 原因在此

p. 41

...烏克蘭當前局勢呈現嚴重的社會分歧 但就人民所追求的理想憲政體制而言 該國社會又似乎存在一個不待言明的共識 亦即烏克蘭需要一個具備龐大權限的總統行政體制...烏克蘭在憲政道上所遭遇的嚴峻挑戰 無法不歸因於該國內部欠缺一個和諧的國族情感此一事實 而此又肇因於該國複雜的族群歷史因素 和國家內部難以止歇的權力集團對抗 這讓該國當前的憲政體制發展充滿了未知的變數

p. 42

當代烏克蘭憲政體制的發展向我們傳遞的一個訊息是 國家一旦欠缺內部和諧 即無從產生形塑國族認同所得仰賴的那種凝聚力 而國族認同又是一個穩定健全的憲政體制所無法不倚賴的一項重要條件 傳統國族國家的社會凝聚力形塑 多半仰賴國族成員所共享的共同歷史 語言文化和族群起源傳說等因素 但是 對於一個在族群結構 宗教信仰以及語言文化等方面存在巨大歧異的國家而言 前述這些古典元素 似已無法向世人說明 國族國家之建立 必然能在這些基礎上獲得保證 社會共識之取得 不當然預設國族成員間存在一種原生的同質性 而是可以在超越這些條件的基礎上 另覓社會共識的起源 當代政治哲學所倡議的憲政愛國主義思想 或許正是能夠彌合國家內部分裂 凝聚國族情感的可能替代物

烏克蘭憲政體制的未來發展 不管是往東或往西 註定了必須面對一件事實 亦即 國家發展所選擇的道路 一旦不是基於人民自主意志所做成的決定 終將被人民以革命的力量所唾棄 國家也將因此持續陷入分裂 烏克蘭只要一天不嘗試超克國家內部的諸種藩籬 不管是族群文化的也好 政治意識型態的也罷 社會內部的共識與和諧即難以獲得建立 在此情況下 一個穩定健全的憲政體制也就難以期待 當代烏克蘭憲政體制所面臨最重大的挑戰即在於 如何消弭國家內部的分裂 以共同迎接國家發展所遭遇的各式挑戰 至於政府體制應該朝向強調總統權力的總統國會制 或者強調國會權限的國會總統制發展 在此意義下 也就顯得並不具有本質上的重要性了

p. 73

人口的多寡是決定少數民族政治動向的因素之一 當人口太少不足以與優勢族群競爭時 選擇「融入」主流社會是常見的選擇(Laitin,1998) 然而 當人口達一定數量與比例時 選擇「發聲」來爭取權益則是可以理解的...不過 當發聲已經無法滿足其政治需求時 採取「出走」策略也是可以預見的

0
《動亂中的烏克蘭》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