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桥 8.2分
读书笔记 第9页
我只有两只脚

怀玉先叩门。

  “谁呀?”一个慢吞吞的,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问。像不甘心的女人。

  “我,怀玉。”怀玉示意丹丹把猫抱过来:“王老公您的命根子野出去了。”

  门电呀一开,先亮出一张脸。白里透着粉红,半根胡碴子也没有,布满皱纹,一把一招,就像个颜色不变担风干了的猪肚子。粉粉的一双手,先接过猫,翘起了小指,缺水的花般。

  猫在他手里,直如一团浓浓黑发,陷入白白枯骨中,永不超生。猫“味唤——”一叫便住嘴,听天由命。说不出来反常的温驯,再也不敢野了。仿佛刚才逃出生天是个梦。

  志高努嘴,丹丹往里一瞧。哗,一屋子都是猫,大大小小的猫,在黯室中眼眸森森。

  丹丹乍见满屋压压插插都是猫的影儿、猫的气味,不免吃了一惊。还听王老公像个老太太似的,教训着:“你到处乱窜,不行的,老公要不高兴了,往哪里找你好?以后都不准出去!”

  黑猫挣扎一下,纵身进出他手心。

  王老公意犹未了,以手拍着床铺,道:

  “来来来。”

  它认命了,无奈地只好跳上床。王老公一手紧扣猫,一手掀开被窝,里头已有两头,都是白的、矜贵的,给他暖被窝。

  从前他给大太监暖被窝、端尿盆子、洗袜子……这样过了一生。如今猫来陪伴他,先来暖被窝,然后他便悠悠躺下,缕述他的生平,那不为人知的前尘。多保险,它们绝对不会漏泄。

0
《生死桥》的全部笔记 4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