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安德烈 8.7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大猫

亲爱的安德烈

龙应台

◆ 第5封信 对玫瑰花的反抗

>> 譬如你说你特别看重你和朋友同侪相厮守相消磨的时光。我不反对。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

>> 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你将被家庭羁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愈走愈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龄,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

>> 可是你十八岁了,那么自己为自己负责吧。

◆ 第6封信 一切都是小小的

>> 我希望“写”的本身是个好玩的、愉快的过程,而不是工作压力。你呢,却足足烦了我两个礼拜。

>> 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啊,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品味,搞自己的游戏,设定自己的对和错的标准。

>> 问我,瞭我,但是不要“判”我。真的。

◆ 第7封信 有没有时间革命?

>> 恐怕每一代的年轻人都比他们的父母想象的要复杂、要深刻得多。我不会“判”你,安德烈,我在学习“问”你,“瞭”你。成年人锁在自己的惯性思维里,又掌握订定游戏规则的权力,所以他太容易自以为是了。“问”和“瞭”都需要全新的学习,你也要对MM有点儿耐心。鼓励鼓励我吧。

>> 你将来会碰到很多你不欣赏、不赞成的人,而且必须与他们共事。这人可能是你的上司、同事,或部属,这人可能是你的市长或国家领导。你必须每一次都做出决定:是与他决裂、抗争,还

>> 是妥协、接受。抗争,值不值得?妥协,安不安心?在信仰和现实之间,很艰难地找出一条路来。你要自己找出来。

◆ 第8封信 我是个百分之百的混蛋

>> 世界上那么多不公正存在,怎么可能没有“反叛”的需要?所差的只不过在于你是否愿意看见,是否愿意站起来,行动不行动而已。

◆ 第9封信 两种道德

>> 我说,我又不是圣人,我只管我记得的、做得到的。道德取舍是个人

>> 的事,不一定由逻辑来管辖。

>> 所以我不认为你是个“混蛋”,安德烈,只是你还没有找到你可以具体着力的点。但你才十九岁,那个时间会来到,当你必须决定自己行不行动,如何行动,那个时刻会来到。而且我相信,那个时候,你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做什么,做不

>> 到什么。

◆ 第11封信 阳光照亮你的路

>> 歌德曾经这样描写少年:“向天空他追求最美的星辰/向地上他向往所有的欲望”。十九岁,我觉得,正是天上星辰和地上欲望交织、甜美和痛苦混乱重叠的时候。你的手足无措,亲爱的,我们都经验过。

>> 二十三岁初恋时那当下的痛苦,若把人生的镜头拉长来看,就不那么绝对了。

>> 我愿意和你分享的是我自己的“心得报告”,那就是,人生像条大河,可

>> 能风景清丽,更可能惊涛骇浪。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换句话说,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 可是,我不能不意识到,我的任何话,一定都是废话。因为,清纯静美,白衣白裙别上一朵粉红的蝴蝶结——谁抵挡得住“美”的袭击?对美的迷恋可以打败任何智者自以为是的心得报告。我只能让你跌倒,看着你跌倒,只能希望你会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希望阳光照过来,照亮你藏着忧伤的心,照亮你眼前看不见尽头的路。

◆ 第14封信 秘密的、私己的美学

>> 金块和泥沙总是混在一起

◆ 第16封信 藏在心中的小镇

>> 所以我坐在这阳台上,细细回想我们共有的美好时光,把回忆拥在心里,是得往前走,但是知道我从哪里来。

◆ 第17封信 你是哪国人?

>> 所谓父母,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

◆ 第19封信 问题意识

>> 我从来不给路上伸手的人钱,因为我不觉得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让每个人都有“问题意识”才是重点。可是我自己其实又软弱又懒惰的,说到也做不到。就这样了。

◆ 第20封信 在一个没有咖啡馆的城市里

>> 你问我愿不愿意干脆在香港读完大学?我真的不知道,因为,两个月下来,发现这里的生活品质跟欧洲有一个最根本的差别,那就是——我觉得,香港缺少文化。

我说“文化”,不是指戏剧、舞蹈、音乐演出、艺术展览等等。我指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情趣。用欧洲做例子来说吧。我享受的事情,譬如说,在徒步区的街头咖啡座和好朋友坐下来,喝一杯意大利咖啡,在一个暖暖的秋天午后,感觉风轻轻吹过房子与房子之间的窄巷。美好的并非只是那个地点,而是笼罩着那个地点的整个情调和氛围,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文化的沉淀。

>> 每一个约会,都用“赶”的,因为永远有下一个约会在排队。好像很少看见三两个朋友,坐在咖啡馆里,无所事事,就是为了友情而来相聚,就是为了聊天而来聊天,不是为了谈事情。

>> 人跟人之间愿意花时间交流,坐下来为了喝咖啡而喝咖啡,为了聊天而聊天,在欧洲是生活里很大的一部分,是很重要的一种生活艺术。

◆ 第21封信 文化,因为逗留

>> 思想需要经验的累积,灵感需要孤独的沉淀,最细致的体验需要最宁静透彻的观照。累积、沉淀、宁静观照,哪一样可以在忙碌中产生呢?我相信,奔忙,使作家无法写作,音乐家无法谱曲,画家无法作画,学者无法著述。奔忙,使思想家变成名嘴,使名嘴变成娱乐家,使娱乐家变成聒噪小丑。闲暇、逗留,安德烈,确实是创造力的有机土壤,不可或缺。

◆ 第22封信 谁说香港没文化?——菲力普给安德烈的信

>> 文化可以沉淀,必须是里头的人有超越个人、超越小我的想象,有梦,有理想,愿意为一个更崇高的目的去奋斗。

◆ 第26封信 孩子,你喝哪瓶奶?

>> 在过去给你的信里曾经提到,贫穷使得我缺少对于物质的敏感和赏玩能力,但是却加深了我对于弱者的理

>> 解和同情。威权统治也许减低了我的个人创造力,但是却磨细了我对权力本质的认识而使我对于自由的信仰更加坚定,可能也使我更加勇敢,因为我知道失去自由意味着什么。

>> 你所成长的国家,人均收入是三万零五百七十九美金。培育你的是一个民主开放、文化多元的社会;你的父母都有博士学位(尽管“博士”可能是一百分的笨蛋或流氓);你属于那种还不到十五岁就已经走过半个地球的“国际人”;你简直就是一个被太好的环境宠坏的现代王子。品味,太容易了吧?

>> 但是,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如果这太好的环境赋予了你美感和品味,那么它剥夺了你些什么?你的一代,是否其实有另一种的“贫穷”?

◆ 第28封信 给河马刷牙

>> 可是,我的儿子二十一岁了,是一个独立自主的成人。是成人,就得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也为他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一旦接受了这个逻辑,他决定抽烟,我要如何“不准许”呢?我有什么权力或权威来约束他呢?我只能说,你得尊重共处一室的人,所以,请你不在室内抽烟。好,他就不在室内抽烟。其他,我还有什么管控能力?

>> 我看着你点烟,跷起腿,抽烟,吐出一团青雾;我恨不得把烟从你嘴里拔出来,丢向大海。可是,我发现我在心里对自己说,MM请记住,你面前坐着一个成人,你就得对他像对

>> 待天下所有其他成人一样。你不会把你朋友或一个陌生人嘴里的烟拔走,你就不能把安德烈嘴里的烟拔走。他早已不是你的“孩子”,他是一个个人。他就是一个“别人”。

>> 对我最重要的,安德烈,不是你有否成就,而是你是否快乐。

>> 当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 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 如果我们不是在跟别人比名比利,而只是在为自己找心灵安适之所在,那么连“平庸”这个词都不太有意义了。“平庸”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安德烈,千山万水走到最后,还是“自己”二字。因此,你当然更没有理由去跟你的上一代比,或者为了符合上一代对你的想象而活。

>> 同样的,抽烟不抽烟,你也得对自己去解释吧。

>> 我大四了,即将毕业,面临着找工作。前两天,妈妈打来电话说,不要太着急,慢慢找,家里又不是等米下锅(土话,意思是,不是等着我来挣钱养家)。

>> 我的小儿子在他高中快毕业那年,我提供他一点选系的建议时,他拍拍我的肩,对我笑笑道:“妈,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好吗?”

◆ 第29封信 第二颗眼泪

>> Kitsch让两颗眼泪快速出场。第一颗眼泪说:孩子在草地上跑,太感动了!第二颗眼泪说,孩子在草地上跑,被感动的感觉实在太棒了,跟全人类一起被感动,尤其棒!使Kitsch成为Kitsch的,是那第二颗眼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 第31封信 两只老虎跑得慢、跑得慢

>> 大树,有大树的长法;小草,有小草的长法。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小草。你不是孤独的。

◆ 第33封信 人生诘问

>> 怎么被读者记得?不在乎。

怎么被国人记得?不在乎。

怎么被你,和菲力普,记得?

>> 那时,我化入虚空已久。遗憾的是,不能像童话一样,真的变成天上的星星,继续俯瞰你们的后来。

>> 人生中一个决定牵动另一个决定,一个偶然注定另一个偶然,因此偶然从来不是偶然,一条路势必走向下一条路,回不了头。我发现,人生中所有的决定,其实都是不回头的“卒”。

◆ 第35封信 独立宣言

>> 妈,我觉得,差别在于,欧洲人是看年龄的,譬如在德国学校里,你只要满十四岁了,老师便要用‘您’来称呼学生。但是,中国人看的不是年龄,而是辈分,不管你几岁,只要你站在你妈或爸身边,你就是‘小孩’,你就没有身份,没有声音,不是他讲话的对象。所以,他才会眼睛盯着你的妈或爸发问,由‘大人’来为你代言。

>> 此后,即使站在朋友身边的孩子只有酱油瓶子那么高,我也会弯下腰去和他说话。

>> 我也想去洗手间,起身时问菲力普,“要不要上厕所?”

你老弟从一本英文杂志里抬眼看我,说,“妈,我要不要上厕所,自

>> 己不知道吗?需要妈来问?”

>> “第一,这种问题,不是对三岁小孩才会问的问题吗?第二,上厕所,你不觉得是件非常非常个人的事吗?请问,你会不会问你的朋友‘要不要上厕所’?”

>> 你知道他们很爱你,但那种爱里,没有自由,没有尊重,没有犯错的空间。

0
《亲爱的安德烈》的全部笔记 237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