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常识 8.7分
读书笔记 全
广龙月月
在1959年的一项大规模研究中,政治学家加布里埃尔 · 阿尔蒙德和西德尼 · 维巴带领团队在美国、英国、西德、意大利和墨西哥五个国家中的每一个国家,用他们关于政治价值观和政治态度的同样问题分别访问了大约1000人。研究辨别了三种类型的政治文化:参与文化,其中的人们对政治有很多了解,并想参与政治。臣民文化,其中的人们对政治有意识,但是对参与很谨慎,他们更多处于服从的状态。村民文化,意味着人们眼光狭隘,或者只注意眼前利益,在这种文化中,人们甚至对政治没有意识,也不会参与政治。
英国

英国的文艺复兴时期,涌现了 “三巨人”:莎士比亚、培根和哈维,是这一时期在艺术、人文和科学领域的最杰出代表。威廉·哈维,英国17世纪著名的生理学家和医生。他发现了血液循环的规律,奠定了近代生理科学发展的基础。他发现了血液循环和心脏的功能,其贡献是划时代的,他的工作标志着新的生命科学的开始。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资产阶级政党,并最先确立和实行两党制的国家。工党(Labour Party)和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自由民主党(The Liberal Democrat Party):第三大党。凡在大选中获得下院次多数议席的政党则成为法定的反对党。反对党在议会中有可能通过不信任投票取代执政党的地位。

在议会制国家中,比如英国,选民们只选举产生议会,议会又选举(也能够罢黜)由首相领导的行政部门。行政机构是立法机构的一个委员会。在总统制国家中,比如美国,选民们既选举产生立法机构,又选举产生行政首长,立法机构和行政首长之间被设定为是相互制衡的。在议会制中,两者并不相互制衡。

也就是说,议会制,立法权与行政权在实质上是合一的。两种权力不但共生,即产生议会成员的选举也间接是产生总理(首相)的选举;而且共灭,即总理(首相)必须保持议会大多数成员的支持,否则要么下台,要么解散议会而重新举行大选。总统制,总统掌握最高行政权,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是分立的。在总统制下,总统是行政首长,直接任命并领导内阁,但内阁不像议会制下有决策权,而是总统的咨询机构;总统不向国会负责,也无权解散国会。另一方面,国会也不能迫使总统及其内阁辞职。只有当总统及其内阁高官违反宪法或渎职、失职时,国会才能对其进行弹劾。

英国的公学被称为"教育的活化石",是贵族化了的文法中学,是专门为名门贵族服务的私立学校。"保持自己的个性"是公学和它的每一个学生笃守的信条。因此,公学从古到今始终保持着一些显示自己"高傲"地位的特征。尽管社会地位和财富是进入公学的首要条件,但达官显贵家中才智平庸的子女也会被拒之门外。所以,公学的水平不是一般中学所能比的,它的大多数毕业生都能直升"牛桥"(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专称)。公学很重视绅士品格的培养。为了尽快让学生养成典雅的绅士风度,学校实行寄宿制。尽管学生都来自社会上层家庭,公学为养成他们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性格,所提供的住宿和饮食都非常简陋。公学所以在英国经久不衰,主要依靠四大支柱:权势,考试,血统,金钱。五百年来,他们凭借这四大支柱来保持第一流的办学条件,第一流的教师阵容,第一流的教学水平,培养出第一流的学生。

在英国各部中,真正的权利在财政部。它有时被称为“部中之部”,它不仅仅监管主要的经济政策路线,而且还对各部中谁得到什么拥有最后的决定权。英国财政大臣是内阁中仅次于首相的第二号人物。因此,这个职位上的人会收到人们的密切注意。
英国为什么衰落?对这个复杂的问题,有两种基本的回答方法。一个方法是从人们的态度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入手,即心理—文化的方法。另外一种方法是从实体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入手,即政治—经济的方法。一些人强调,英国人的“非工作”态度是问题的根源。鄙视工作,认为工作俗气,工作只是为了赚钱的旧式贵族在英国从来没有被彻底地取代。相反,新兴的企业家们盲目模仿旧式精英,成为休闲和文化的绅士。在公学和牛津剑桥,年轻的英国人学会了蔑视商业和技术技能,支持人文学科。强调的重点是拥有财富而不是创造财富。许多英国人对休闲时光的喜爱胜过金钱。另外的方法,即政治—经济的方法,认为糟糕的态度反映了有缺陷的政府政策。撒切尔主义者提出了这一点,指责工党在1945年引入的福利国家的扩大。福利国家不断扩大的成本耗尽了本应该用于投资的资金。需要既削减福利国家的救济金,又削减对企业的补贴,然后迫使态度发生某种变化,虽然这会有点痛苦。
在英国,辩论围绕着“哪种模式应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展开,是通过一般的税收收入继续为国民医疗服务制度提供资金,还是采取欧洲的自助模式,包括强制雇员和雇主分担一定比例以及私人医疗保健?工党赞成前者。
直到最近几十年,英国人都没有把自己当作是欧洲人。在“二战”后,英国不是像欧洲大陆的国家那样,为走向一个统一的欧洲而努力,而是强调它的英联邦关系,以及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当欧洲其他国家与美国的伊拉克政策保持距离的时候,托尼·布莱尔支持美国的伊拉克政策。
法国
随着罗马帝国的崩溃,日耳曼部落的一支法兰克人接管了现代法国的大部分地区。法兰克人的首领克洛维于公元496年受洗。自那以来,法国一直主要是天主教国家,被称为“教会的长女”。“铁锤查理”的孙子查理曼于公元800年建立了一个大帝国神圣罗马帝国。这个帝国的区域大致相当于欧盟最初6个成员国的范围。虽然这个大帝国很快就分裂了,但是,查理曼却播下了欧洲统一的思想种子。
法国的政治思想家倾向于要求一种大规模、大范围的变革:英国的思想家更愿意慢慢的、谨慎的变革,以保存整个体系。法国思想家从骨子里就厌恶他们的政府;英国思想家却不然。

来自百科:Coattail Effect也即燕尾服效应,也叫衣尾效应、裙摆效应、衣摆效应,如果某位候选人(尤其是总统候选人)票房魅力十足,那么大选年时,他前往各州巡回造势,与他同党派的参、众议员候选人就会同台造势。所到之处,沾总统候选人止光,总能号召大批仰慕者、支持者共襄盛举,达到“水帮鱼,鱼帮水”的效果。“衣尾效应”指选奥巴马的选民,也会倾向于在其选区民主党议员的名字下面打钩,这样所有的其他人就揪着奥巴马的“衣尾”一起当选了。如果总统的声势不足,选情不看好,则不太容易发挥出衣尾效应。这时新闻就会这样说这位总统:His coattail is very short。他的衣尾很短(拉不了几个人)。

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简称ENA)是一所培训高级公务员的精英学院,由戴高乐创建,目标是培训法国高级公务员;引领管理科学方面的研究;提高国际性的号召力。学院拥有约1100多名主讲人员,每年只有不到100位毕业生。法国许多高级公务人员称自己为“埃纳人”。

至此所讨论过的各点(缺乏信任感、对面对面人际关系的恐惧、僵硬且机械的教育)都促进了法国政治个性的形成——这种个性无法下定决心是要自由还是权威。
法国的政党制度没有以前那么复杂了;它从1958年的10个党减少到今天的4个相关的政党。法国的政党一直是联合并形成两个集团——左翼和右翼——似乎是在朝着“2+”政党制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人民运动联盟是否能够团结法国的右翼。两个集团的内部也有分裂。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共产党和其他极左的政党总是与社会党长期不和。左翼喜欢的方式是通过向富人征税、控制经济、提供更多的福利津贴使人们更加平等。右翼也喜欢改变,但基础是经济增长和温和的改革。两者都指望建立一个强国家,但左翼不喜欢自由市场的解决办法。
法国与许多欧洲国家一样,赞同一种比美国更加广泛的和昂贵的福利国家制度。比如,法国的宪法许诺一种“体面的生存品质”。法国福利的接受者与美国的接受者相比大约要多得到50%。大多数美国人乐于削减福利救济,并减少福利接受者。这是一种明显的重要的文化差异。许多欧洲政治家,尤其是左翼但不仅仅限于左翼,攻击“野蛮的”不受限制的美国资本主义。认为自己的经济野蛮或者残酷的美国人不太多;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它有弹性和竞争力,所有人都有机会,是否利用机会取决于个人。社会学家西摩·马丁·利普塞特将美国人的社会思潮界定为“竞争性的个人主义”。欧洲人倾向于团结,认为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应该照顾社会中境况最差的人。与文化中的任何一种要素一样,这种观点不会轻易改变。法国已私有化了大部分行业,但是不太可能走彻底的美国式的自由市场道路,因为法国人有一种他们称之为“野蛮资本主义”的文化障碍。2006年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71%的美国人认为自由市场经济是最好的,英国是66%,德国是65%,而法国只有36%。法国人像许多欧洲人一样,很难理解难以解雇老员工意味着企业即使在繁荣时期也几乎不会雇佣新工人。美国容易的雇佣和容易的解雇政策提高了劳动力弹性,并降低了美国的失业率。
增值税会使人们的消费欲望变弱,从而减缓通货膨胀的趋势。然而,增值税是一种累进税,对穷人、工人阶级和退休人员的打击要比对富人的打击更严重。

来自百科:累进税是"累退税"的对称,税率随课税对象数额的增加而提高的税。即按照课税对象数额的大小,规定不同等级的税率。课税对象数额越大,税率越高;课税对象数额越小,税率越低。累进税纳税人的负担程度和负税能力成正比,具有公平负担的优点。从其负效应来看,累进程度太大,又会导致奖懒罚勤,不利于鼓励人们工作。增值税是以商品(含应税劳务)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额作为计税依据而征收的一种流转税。从计税原理上说,增值税是对商品生产、流通、劳务服务中多个环节的新增价值或商品的附加值征收的一种流转税。实行价外税,也就是由消费者负担,有增值才征税没增值不征税。

德国

来自百科:三十年战争是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而成的一次大规模的欧洲国家混战,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全欧洲大战。 这场战争是欧洲各国争夺利益、树立霸权的矛盾以及宗教纠纷激化的产物。战争以哈布斯堡王朝战败并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而告结束。这场战争推动了欧洲民族国家的形成,是欧洲近代史的开始。这场战争使德意志各邦国大约被消灭了60%的人口,十分惨烈。

来自百科:普鲁士是欧洲历史地名,位于德意志北部,通常指1701-1871年间的普鲁士王国。是德意志境内最强大的邦国。19世纪通过三次王朝战争统一了德意志,1871年在普法战争中击败了法国,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加冕成为德意志帝国皇帝。普鲁士有时也是德国近代精神、文化的代名词,同时也是德国专制主义与军国主义的来源。

来自百科:俾斯麦,劳恩堡公爵,普鲁士王国首相(1862年-1890年),德意志帝国首任宰相,人称“铁血宰相”、“德国的建筑师”及“德国的领航员”。俾斯麦是十九世纪德国最卓越的政治家,担任普鲁士首相期间通过一系列铁血战争统一德意志,并成为德意志帝国第一任宰相。他通过立法,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工人养老金、健康和医疗保险制度,及社会保险,最后获升任为德意志帝国陆军上将。

德国的边界线在俾斯麦统治之下的1871年和希特勒统治时期划得最宽。从1949到1990年,德国分裂成两个国家。
德国的总统是弱势的,但是总理是强势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总理职位一直是稳定而持久的。其部分原因是基本法要求,如果联邦议院想投票免去现任总理职务的话,它必须同时投票选出新的总理。这一改革结束了议会制政府(与总统制相对)最糟糕的一个问题,即它们的存在取决于立法机构中一个经常变幻无常的大多数。德国的这一改革被称为建设性不信任投票,因为联邦议院必须提出某种建设性的东西,即一个新的内阁,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否定性的大多数免去原来的内阁。总理强势的另一个原因来自于最初担任这一职务的人:康拉德·阿登纳。他是一名强硬而精明的政治家,促进了联邦共和国的建立,并在联邦共和国最初的14年中担任总理。第一个任职的人,比如美国总统中的华盛顿,能够为这一职位打下一个烙印,规定它的权利大小,为后来者设定它的风格。

0
《国家的常识》的全部笔记 6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