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的疾病 8.9分
读书笔记 中译本导言
艾米斯丹鱼

  可见,在这自我与它的建立者之间或就在这自我之中(因为它本身只是两极之间的综合,并必然关联到他者),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或相互构成的关系。偏于任何一边,不管是偏于自我还是他者,或偏于有限与无限、暂时与永恒、自由与必然这些对子中的任何一边,都会导致一种“错误关系”。而绝望就是指“那自身与自身发生关联的综合关系中的错误关系”。由于自我不具有任何实体性而纯在自身关联中被建立,它在自身中就找不到任何关于这微妙平衡的观念标准,并因而几乎是势不可免地要滑向某一边。不管它滑向哪一边,都会陷人绝望,而当它想抓住两极中的某一极(人的感性和理智只能这么做)去避免绝望时,就势必更加失衡而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然而,可以看到,处于绝望之中就意味着以一种失衡的方式处于自我与他者的关联张力之中,因而潜在地更有可能意识到这种关联;所以,当一个人的绝望越具有自身关联性时,这绝望就越被强化,人也就越痛苦,但也越有可能更清楚地意识到这绝望的真正含义,并因此而越接近拯救的可能。如果他最终意识到一切以现成性为前提的努力都无意义,并因而完全彻底地要依凭于那在自身关联中建立他的力量而成为自身的话,他就会或才会从绝望中解脱出来,获得真正的信仰。

0
《致死的疾病》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