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的疾病 8.9分
读书笔记 中译本导言
艾米斯丹鱼

克尔凯郭尔指出,“自我”意味着在关联中发生的自身与自身的关联,因而只能是一种肯定而非否定性的“综合”,比如有限与无限、暂时与永恒、自由(可能性)与必然的综合。作为肯定性的综合,这自我在与自身发生关联中就一定会使自身与另一个他者发生根本性的关联;而且,这他者只能被肯定性地理解为这整个自身关联的建立者。这样,我们看到,克尔凯郭尔的自我观与黑格尔的主体观有根本的区别。它不是实体性的,利用辩证的“关联”而发展自身;而是纯关系的,因而从根本上是开放的(能与“虚无”打交道的),并被这关联致命地构成或建立着。

0
《致死的疾病》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