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变:一个企业及其工业史 9.4分
读书笔记 “寡人”王东升
天晓

“称王东升为‘寡人’,首先是在描述他的孤独。在任何一个组织(无论是国家或是企业)的决策顶端,领导人在很多情况下不得不面对孤独,因为他们在做出影响组织命运的关键时,无论是否有人可以商量和咨询,最后只能靠自己下决心,同时又必须对决策后果承担最终的责任。就像一个规律一样,一个决策的正确性得到证明所需的时间越长,做出这个决策的领导人所必须忍受的孤独就越多。在领导京东方的20多年里,王东升经历了许多孤独时光,特别是从决意进入液晶显示器工业开始,他不得不度过最难忍和最漫长的孤独。这并不奇怪,因为以京东方当时的资源/能力条件进入一个新兴的高技术产业,其决策不仅难以为多数人所理解,而且其正确性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被证明。”

“如果企业领导人不能把自己的决策理由表述为管理团队和全体员工能够相信的道理,决策就难以转化为有效的组织行动。但如果决策理由能够被相信,这些道理就不能停留在一般号召上,而必须成为其结果能够被实践多逐渐验证的预期目标和工作方法。“

”正如历史所证明的那样,那些能够在‘孤独’中带领企业走向伟大的领导人一定具有关于自己企业的‘’理论。这种‘理论‘把决策的理由系统地表达为对未来结果的合理预期,不仅能够在实践中被逐渐验证,而且能够以始终一贯的逻辑把对’该不该做‘的回答扩展到对’怎样做‘的回答上。”

”“王东升的力量就在于他是一个’理论家‘,在实践中发展出来一个关于京东方的’理论‘,而且这个’理论‘又在实践中一步一步地被证实——当中国CRT显像管工业土崩瓦解后,京东方内部无人再怀疑是否应该进入液晶工业;当合肥6代线建成后,无人再怀疑后续产线该不该建;......没有这样一个理论,王东升无法忍受住孤独,更无法让京东方的全体员工也忍受住成功之前的孤独。“

0
《光变:一个企业及其工业史》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