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 9.1分
读书笔记 基里洛夫 为了消灭恐惧而自杀者即神
null

“我……我也不大清楚……有两个成见,两样东西阻止人们自杀;只有两样;一样很小,一样很大。不过很小的也很大。”

“小的是什么呢?”

“疼。”

“疼?难道在这种情况下……这很重要吗?”

“最重要了。有两类人:一类人自杀是因为悲伤过度,或者是因为愤怒,或者是因为疯狂,或者是死了拉倒,反正一样……这类人起意自杀很突然,这类人很少想到疼,而是突然自杀。可是还有一类人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他们就想得多了。”

“难道还有深思熟虑后才自杀的?”

“很多。如果不是成见作祟,还可能更多;非常多;我要说的就这些。”

“难道就这些?”

他没有做声。

“难道就没有办法死而不疼?”

“试想,”他走到我面前停了下来,“试想有一块巨石,跟一座大厦那么大;它高悬在您的头顶,而您站在它下面;假如它掉下来落到您身上;落到您头上——您感到疼吗?”

“一块巨石像座大厦那么大?当然,很可怕。”

“我不是说可怕,我问的是疼不疼?”

“像座山那么大的巨石,有一百万普特重?不用说,它是绝不会伤人的。”

“它高悬在您的头顶,而您又确确实实站在它下面,您一定会感到很害怕,怕它掉下来伤着您。任何第一流的学者,第一流的医生,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会非常害怕。任何人都知道它不会伤人,可是任何人又非常害怕,怕它掉下来伤人。”

“那么第二个大原因呢?”

“地狱。”

“您是说惩罚?”

“反正一样。地狱,仅仅是地狱。”

“难道就没有根本不相信地狱的无神论者吗?”

他又避而不答。

“您也许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吧?”

“任何人都没法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他又涨红了脸说道,“只有当一个人把生与死都置之度外的时候,才能得到完全的自由。这才是一切的目的。”

“目的?那时候,恐怕谁都不想活了?”

“谁也不想活了。”他坚决地说。

“人怕死是因为他们爱生活,这是我的理解,”我说,“也是人的天性。”

“这样想是卑鄙的,也完全是个骗局!”他的眼睛闪出了光。“生活是痛苦,生活是恐惧,人是不幸的。现在一切都是痛苦和恐惧。现在人之所以爱生活,就因为他们喜欢痛苦和恐惧。而且他们也这么做了。现在人们是为痛苦和恐惧才活着,这完全是骗局。现在的人还不是将来的人。将来会出现新的人,幸福而又自豪的人。谁能把生与死置之度外,谁就将成为新人。谁能战胜痛苦和恐惧,谁就能成为神。而那个上帝还成不了神。”

“那么,依您之见,那个上帝还是有的啰?”

“没有上帝,但神是有的。石头中并不存在疼痛,但在因石头而产生的恐惧中却存在疼痛。上帝就是因怕死而引起的疼痛,。谁能战胜疼痛与恐惧,谁就将成为神。那时候就会出现新生活,那时候就会出现新人,一切都是新的……那时候,历史就可以分为两部分:从大猩猩到消灭上帝,以及从消灭上帝到……”

“到大猩猩?”

“……到尘世和人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人将成为神,并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世界要变,事情要变,人的思想和种种感情也要变。足下高见:那时候人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吗?”

“如果大家把生死置之度外,那所有的人就会自杀,您说的变化也许就表现在这里吧。“

”这反正一样。骗局将粉碎。任何一个想要得到最大自由的人,他就应该敢于自杀。谁敢自杀,谁就能识破这骗局的奥秘。此外就再不会有自由了:这就是一切,此外一无所有。谁敢自杀,谁就是神。现在任何人都能做到既没有上帝也没有一切。可是没有一个人这样做过,一次也没有。“

”自杀的人何止千万。”

“但是都不是因为这个,都是带着恐惧,也不是为了这个。不是为了消灭恐惧,谁能够做到自杀是为了消灭恐惧,谁就能立刻成为神。“

“也许还没来得及吧。”我说。

“这反正一样,”他以一种平静的自豪感。“几乎带着一种轻蔑低声回答道,”我感到很遗憾,您似乎在笑。“过了半分钟,他又加了一句。

“可是我觉得奇怪,不久前您是那么爱激动,而现在又是那么平静,虽然您的话说得很热烈。”

“不久前?不久前是可笑的,”他微笑着回答道,“我不喜欢骂人,也从来不笑,”他又闷闷不乐地加了一句。

“是的,您爱半夜喝茶,但每天夜里您过得并不愉快。”我站起来,拿起了帽子。

“您这么认为?”他有点惊奇地微微一笑,“为什么?不,我……我也不知道,”他突然慌乱起来,“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我觉得像别人那样做不到。别人能够想一件事,接着又马上想另一件事。想另一件事我做不到。我毕生都在想一件事。上帝折磨了我一辈子。”最后他以一种令人吃惊的冲动说道。

0
《群魔》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