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戈多 8.6分
读书笔记 第101页
寒露

弗拉基米尔:没错,我们真是滔滔不绝。

爱斯特拉贡:这是为了不去想。

弗拉基米尔:我们总是有借口。

爱斯特拉贡:这是为了不去听。

弗拉基米尔:我们自有我们的理。

爱斯特拉贡:所有死了的嗓音。

弗拉基米尔:构成一种翅膀的声音。

爱斯特拉贡:树叶的。

弗拉基米尔:沙土的。

爱斯特拉贡:树叶的。

弗拉基米尔:它们全都同时说话。

爱斯特拉贡:各自发各自的声音。

弗拉基米尔:还不如说,它们在喃喃出声。

爱斯特拉贡:它们在窃窃私语。

弗拉基米尔:它们在沙沙作响。

爱斯特拉贡:它们在窃窃私语。

弗拉基米尔:它们在说什么?

爱斯特拉贡:它们谈到了它们的生活。

弗拉基米尔:它们不满足于仅仅生活过。

爱斯特拉贡:它们还要谈一谈它。

弗拉基米尔:它们不满足于仅仅走向死亡。

爱斯特拉贡:这是不够的。

弗拉基米尔:它们发出羽毛一样的声音。

爱斯特拉贡:树叶的。

弗拉基米尔:灰烬的。

爱斯特拉贡:树叶的。

0
《等待戈多》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