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资本论》 7.6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范畴的游戏
K

这里,我们面对的是资本主义辩证逻辑与马克思理论构建计划的结构性难题相交的关键点;在这个点上,我们无可避免地需要援引黑格尔。……在这种二重性中,还有一个“第三种东西”。这个“第三种东西”与另外两个维度不一样:另外两个维度(身体、个人意识)必然是个人的,它却不再是个人的,而是集体的,或者(如果你喜欢这么说)社会的。第三种东西也可称作客体性,它与纯粹物质的东西不是一回事:的确,客体性是一种独立的清楚可辨的形式或范畴。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叔本华对康德范畴不包含客体的反对(客体性也是一种加到某种本来无形的现实的兴盛而嗡嗡作响的混乱中的形式)。同时,对马克思来说,交换价值的客体也能有一种“幽灵般的客体性”,这不是什么纯粹主观的错觉或个人的胡思乱想,而是一种社会事实,一种我们危险地忽略了的社会现实。p.18-9.

0
《重读《资本论》》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