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 8.2分
读书笔记 第五章 从防卫者到叛乱者:关于红枪会的个案研究
[已注销]

p163-164

红枪会的发展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华北村庄制度化过程的一个部分。无论清末民初出现了怎样的情况,这一过程下显然导致乡村结构由血缘向地缘的转变。在以宗族为基础的捻军运动时期,由于淮北许多村庄实际上是血缘社区,血缘加地缘就够层了强有力的组织单位。然而在这以后,似乎学院的力量在不断弱化,这可能是由于在这些艰难岁月里,农民的生活日趋恶化以及流动性加大所致。总之,红枪会是按地缘而非血缘关系整合的社会组织。尽管这场运动包括了许多名号和习惯各异的分支,但这些形形色色的红枪会一般都具有以社区为基础、对付掠夺威胁的共同特征。

注释3

“民间教门”即民间秘密宗教结社,简称“教门”,也有站在不同立场称为“秘密宗教”、“民间宗教”、“邪教”的。在民国时期,更多的是以“会门”、“道门”或“会道门”面目出现的。——译者

p168

作为剿匪武装的军队腐朽无能。在河南,军队习以为常的做法是,一看到土匪就放空枪,表示他们的到来,借此避免任何可能的直接军事冲突。这种举动无疑延长了土匪的寿命,也保证了军队的继续存在。一支由陕西开赴河南的军队,名义上是缴费,但他们沮丧地发现,该地区的红枪会实际上已展开了有效的反匪防匪斗争。为了阻止他们扩大战果,陕军竟然设伏袭击红枪会主力。

p174

掠夺与防卫的一体化

娄百循一案说明,一旦自己的财产基础遭到破坏,防卫者便会迅速滑向掠夺者。红枪会会首娄百循一开始的活动是旨在保护他的村寨不受收税者的侵扰,但当村寨丢失后,他立即转而采取掠夺策略。在淮北,有无财产的界线是不固定的,无论是从自然的还是社会的原因来看,地产随时都会受到威胁。

0
《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