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 8.2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从掠夺者到叛乱者:关于捻党的个案研究
[已注销]

p124

捻党与政府的关系

早起捻党运动使不同地域的集团、经常仇杀性集团和自发性集团的汇合。

p125

捻党扩张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得到了许多政府官吏暗中的,甚至是积极的支持。捻党有时设法混入县衙充任衙役,官方已有剿捻举动,便飞信往报同类。位尊权重被地方捻党重金买通后,必要时就为在逃之捻匪提供避难之所。河南巨捻李士林曾在地方当局的保护下哄抢官方盐船。李的义父是团练投资,他转而贿赂县令停止追查劫案。附近的另一捻首也与县官达成协议。无论捻匪何时回县,该县令即用他们的贿赂作为税款,声称资助团练自卫,实际上都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当捻匪平安无事地离开时,县令即向巡抚报称,剿匪取得大捷。

p127

虽然某些地方出现了捻党取代政府地位的倾向,但几乎没有证据说明早起的捻党已成为意在颠覆或取代清王朝统治的叛乱者。捻党的绝大多数活动都是在经济因素驱动下的犯罪活动,他们的思想也没有超出农民正义感的朴素观念。这一时期,当捻党杀兵勇、戕官吏时,通常是出于自卫,很少是有预谋的。事实上,在结捻抢劫之人和公开叛乱者(即贼)之间是存在法律界限的。当然捻党与一般的土匪强盗亦有所区别,因为他们是有组织的,并且在淮北农村享有极高的声誉。

p132

掠夺与防卫的一体化

捻军叛乱是19世纪中国仅有的一次没有宗教信仰激励的大规模的叛乱运动——这与白莲教、太平天国与回民起义行程鲜明的对照。我们也许可以因此假定一支思想体系复杂的叛军对提高捻党政治觉悟水平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力。然而,太平军之对于捻党叛乱的出现,其真正意义与其说是直接的指导或煽动,倒不如说是由于太平军在淮北开展掠夺与防卫的水平与捻党互相促进的缘故。我们将会理解,捻党实力的强化不仅仅靠了长期存在的侵犯性掠夺形式,还靠了防卫机制的灵活配合。

p133-134

这种掠夺与防卫策略的一体化不能完全归诸捻党之机敏,政府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当然,清王朝提倡团练乡兵、兴筑圩寨正是其在农村统治力量薄弱的表现。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朝廷急于把地方防御的负担转嫁到居民自己身上,同时提高税率以增强军队力量,可谓一举两得。

p137

团练决计与捻党联盟的根本原因并不难理解。…… 渴望寻到可靠联盟的精明债主自然不愿站到虚弱的政府一边。

p147

侵犯性生存模式与家庭和村庄生活有效结合起来。捻党不是边缘人,而是家庭、宗族和社区的化身。柳堂述及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至少就他生活于其中的一支捻党来说,他们缺乏鲜明的造反意识。

p153

捻军运动拥有斗争的两重性,即掠夺财务和社区设防,尽管两种力量的合成使这场运动具有韧性,但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目标上,任何一种力量最终都与协调一致的反政府运动的发展是相互矛盾的。掠夺本性造成不听调令,违反纪律之风与飘忽不定、肆无忌惮的行为在捻军中盛行。防卫性圩寨掺入的结果更强化了各行其是的倾向。按血缘关系设防的圩寨就像无数个独立王国。捻军战士在防护墙后聚族而居,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不愿背弃家族去过一种持久的叛乱生涯。

0
《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