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 8.2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淮北农民的生存策略
[已注销]

p61

最近出现的群体冲突理论强调“动员”的重要性——也就是怎样为了共同的目的把愤懑不平的人们聚集在一起。

通常的治家策略

p62

淮北农民往往试图通过控制家庭人口及构成、向人借贷之类的方式来解决贫困问题。家庭成员或整个家庭也时常迁出淮北地区另谋生路。这些“定居的”和“流动的”解决办法是常见的,起初与更具有掠夺性的生存策略似乎并无多少关系,但事实上它们与可能发生的集体暴力行为有着重要联系。

定居的解决方法

农民解决贫困最普遍而残忍的办法之一是溺婴。

p64

这一大批单身男性的存在对群体性冲突模式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光棍”(对未婚男性的俗称)成为淮北掠夺性和放卫星活动的主要后备军。走私者、土匪、看青者、团勇等都是从他们当中游离而来的。因此,残杀女婴虽然是出于限制生活消费的家庭需要,但也促成了其他特殊形式的资源竞争。

p65

赌博是一种相沿已久、淮北农民在农闲时节最乐于从事的消遣活动。…… 正如我们将在下面关于捻党的个案研究中所看到的,赌桌上的惨败往往成为公开抢劫的驱动力。

p66

很显然,举债仅仅是延缓痛苦,并不能消除痛苦,相反,由于本利的翻滚使农民陷于更加贫困的境地。因此,许多农民越过债权人和互助储金会,到外界寻求解脱办法。

流动的解决方法

纵观人类历史,缓和人多粮少矛盾的一个常见办法就是迁移。采用这种“退出”办法的淮北人并不在少数。流动是淮北农民的一种生活方式,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险恶环境造成的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经常性的失业驱使许多人在农业萧条时期到别处寻找季节性补给。

…… 流动的发生具有经常性和暂时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旦有可能,农民便会返回故乡),这一事实对于集体行动之发生发展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迁移,由于其分裂的和不稳定的后果,经常的UI集体行动产生不利的影线。然而,在淮北,迁移并没有对通常的组织形式产生严重的破坏作用。作为家庭经济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迁移经验能助长而非阻碍集体行动和群体冲突的出现。

p67-68

在一个除农业之外没有什么门路可供选择的社会里,乞丐们在生态较为稳定的地区构建了一条工人的谋求生存的道路。乞讨属季节性现象——作为家庭补充性收入的固定办法而在农闲时期采用。

大批民众周期性外流造成了淮北社会的断层,政府难以进行严密控制。当然,其结果并非失序,因为有规律的流动有其自身的结果。

p70

从军是过剩人口的又一出路。

0
《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