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美学与心理学 8.9分
读书笔记 前言
飞行琴

最初,他是“上镜性”的人鼓吹者。他曾说:“我从十四岁起为自己提出的唯一问题还不是怎样和为什么安排场景调度,而是影像世界怎样和为什么比现实世界更美,影像如何改变现实。取景是一次构图过程,是对现实的一次重构,是利用光影再创造。”尽管取景是“捕捉现实”,是通过记录和复制现实的技术手段迫使显示呈现副本,但是,在选取镜头和影像构图方面,取景本身毕竟还是一种审美的选择。他提到了让•爱浦斯坦的说法:“上镜性改变世界,赋予被摄物更高的意义”,电影是“魔鬼,而不是神的造物,因为快摄、慢摄和特写以异端邪说般的视象取代我们对真实的信仰”。

————————————————

米特里为影像确定了三层表意功能:再现、语意和艺术。因摄影的形似性而产生的真实效果是第一层表意;影像在叙镜中通过蕴涵逻辑,即影像间的联想关系而形成的语意是第二层表意,如《战舰波将金号》中沙皇军医的夹鼻眼镜包含的丰富语意;由取景、拍摄角度和特殊造型因素创造的艺术效果是第三层表意。从此出发、米特里确定了电影美学理论认识的三个层次:影像-符号-艺术。影像是物像,是现实片断;然后,影像按照特定规则结构,具有符号意义,使电影成为语言;最后,通过导演的想象性创造力,语言可以成为艺术。电影的诗意艺术是米特里美学体系中的最高层次。这与中国传统美学对“形外之神、实中之虚、景外之情和言外之意”的追求岂非同出一辙?

—————————————

至于主观镜头,米特里做了大体上的分类,包括五大范畴:,纯心理活动镜头(把纯粹的心象具体化为物象,如主人公的想象和梦境,他的担忧、恐惧、希望和憧憬等),客体主观化镜头(主人公和他的目光看到的与自己心境相吻合的客观景象,或称半主观镜头、耦合镜头),纯主观镜头(主人公不露面,而是由他直接目睹的情景),纯想象性故事整体的客体化(如寓言体影片、神话故事和幻想片,即同质的完整的神话故事)和闪回镜头。

米特里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了这五种主观镜头,认为纯心理活动镜头必然是导演随心所欲的生编硬造,具体影像将歪曲想象中的意会因素,从而违背想象活动的心理特性。因此他认为,“主观意识客体化”是一条绝路。米特里的这一论点显然与先锋派和现代派电影鼓吹表现内心世界的实践背道而驰。对于影片《湖上艳尸》中故意不让主人公露面的纯主观镜头,米特里也抱有否定态度。他认为,尽管导演指望通过这种处理手法达到使观众与主人公完全认同的心理效果但终归徒劳,因为观众在影片中看到的毕竟不是自己的举动和行动,结果,导演为了追求无法做到的感知性认同,反而妨碍了联想性认同。

———————————————

他针对电影符号学忽略历史和忽略社会的偏执,系统讨论了电影笔法的各个环节和表述的各个构成元素,提出对一部文本的感知不能脱离泛文本(语境),不能脱离人文背景。影片犹如运动,不能用活体解剖的方法去分析一个本质上具有生命的作品。

0
《电影美学与心理学》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