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集校注 9.7分
读书笔记 野田黃雀行
森哲羅姆
高樹多悲風,海水揚其波。 利劍不在掌,結友何須多! 不見籬間雀,見鷂自投羅。 羅家得雀喜,少年見雀悲。 拔劍捎羅網,黃雀得飛飛。 飛飛摩蒼天,來下謝少年。

雖說其中注曰高樹悲風都有政治含義,前者象征曹丕政權,後者謂法治嚴峻,但這裏有一個起興的問題。在起興之中,所興事物與下文沒有必然聯繫,比如第一行的風樹海波,就與下文的利劍、結友和黃雀的遭遇、少年的義行都沒有什麼關聯。

不過,必須看到的是,在內容上沒有關聯,但是在音韻上是緊密聯繫的,最直接的就是韻腳上的聯繫。波、多、羅即是韻腳,從而將這首詩分成兩個部分,前一個部分是起興和事件的起因,後半部分是少年的義行。

言及黃雀,步兵《詠懷》當中也有與此呼應的詩篇——

湛湛長江水,上有楓樹林。 皋蘭披徑路,青驪逝骎骎。 遠望令人悲,春氣感我心。 朱華振芬芳,高蔡相追尋。 一為黃雀哀,涕下誰能禁。

李善音《戰國策》(楚策四)莊辛對楚襄王:

(黃雀)俯噣白粒,仰棲茂樹,鼓翅奮翼,自以為無患,與人無爭也。不知夫公子王孫,左挾彈,右攝丸,將加己乎十仞之上,以其類為招。晝游乎茂樹,夕調乎酸鹹,倏忽之間,墜於公子之手。夫雀其小者也,黃鵠因是以。游於江海,淹乎大沼,府噣鱔鯉,仰嚙蔆衡,奮其六翮,而凌清風,飄搖乎高翔,自以為無患,與人無爭也。不知夫射者,方將脩其碆盧,治其繒繳,將加己乎百仞之上。彼礛磻,引微繳,折清風而抎矣。故晝游乎江河,夕調乎鼎鼐。夫黃鵠其小者也,蔡聖侯之事因是以。南游乎高陂,北陵乎巫山,飲茹谿流,食湘波之魚,左抱幼妾,右擁嬖女,與之馳騁乎高蔡之中,而不以國家為事。不知夫子發方受命乎宣王,繫己以朱絲而見之也。蔡聖侯之事其小者也,君王之事因是以。左州侯,右夏侯,輩從鄢陵君與壽陵君,飯封祿之粟,而戴方府之金,與之馳騁乎雲夢之中,而不以天下國家為事。不知夫穰侯方受命乎秦王,填黽塞之內,而投己乎黽塞之外。

李善注所引是這一首詩主旨的關鍵,到底是憂患意識。

如果將這一首詩和《野田黃雀行》放在一起,則可以看到步兵的“哀”之中還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感歎,即無法像後者當中的少年一樣揮劍撤去網羅而恢復黃雀之自由。

0
《曹植集校注》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