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教育学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一章和第二章
伯恕

今天,我们还需要“普通教育学”吗? (这是教育经典读书会的系列文案之一,qq群号511705653) 从康德、赫尔巴特到本纳,德国人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建构一门普通教育学。但现实情况是,今天出现了学科向研究领域转变和研究领域向学科发展的双重倾向。经典学科观——独特的研究对象、独特的研究方法和独特的知识体系,开始受到挑战。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建构一门普通教育学,会是怎样地艰难。我们甚至会问:这有必要吗?这可能吗? 虽然人类行动的诸种形式从行动总体中分化和独立出来,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仍然彼此关联,以致很难得到界限分明的划分,这就出现了跨学科研究、交叉学科研究和复杂性科学等现象。就教育而言,它总是和政治、经济、伦理、管理等行动形式紧密相关。如果认为它们完全独立,那将是幼稚的和错误的。今天,人们对教育的抱怨如此之多——也许一直以来都很多,但教育问题不仅仅是教育问题,光抱怨教育是没有用的,毕竟教育不是万能的。 就教育学科和教育实践内部而言,已经分化得我们难以“穷尽”和难以“辨认”了,我们有教育心理学、教育社会学、教育经济学、教育政治学、职业教育学、高等教育学、学前教育学、音乐教育学、体育教育学等学科,有幼儿教师、学科教师、班主任、辅导员、咨询师、课程设计者、活动组织者等各种职业。教育学已经成为许许多多的学科群,教育实践也已经分化为许许多多的职业。我们如何才能提供一个普通的教育学思想,把这些分散的部分联系起来呢? 一门学科,如果无法阐明自身的独特逻辑,那其存在的必要性就值得怀疑了。对教育学而言,学科的分化已是事实,但阐明学科逻辑为其他分支学科提供讨论的公共空间,则无疑是普通教育学不可回避的任务。普通教育学就如同windows系统,教育学的其他分支学科就如同各种应用程序。如果缺少了普通教育学,各分支学科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本纳认为,教育是人类行动的一种分化形式,就其存在而言,教育无疑表现为人们的教育思想和教育行动。对教育独特性和可能性的阐述,只能从教育思想和教育行动的问题史的角度出发,揭示一种根植于人类思想和行动的教育学基本结构。就人类的共同生活而言,存在六种社会必需的基本行动形式,即劳动、伦理、政治、艺术、宗教和教育,这六种形式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同时密切联系和相互影响。“人类处在代际关系中,受到上一代成员的教育并且教育着下一代成员,”这是一个事实,因而教育是社会生活的必需。 对人类而言,其特殊性就在于其行动能转化为实践,人正是在实践中形成人性的。本纳认为,一种行动具备两个特征即可称为实践:第一,行动源于其不完善性和一种困境,人通过行动改变了这种困境,却没有消除这种根本上的不完善性;第二,通过行动获得了自身的确定性,这种确定性不是出于人的不完善性,而是通过人的行动达到的。同时,本纳还认为人类实践具有肉体性、自由性、历史性和语言性四个特征。作为人类实践的分化形式,教育同样具有实践的一般特征。首先,人是作为未完成的生物来到世上的,只有人才需要受教育,也只有人才有能力受教育。其次,通过教育实践,成长中的个体能获得自身的确定性。当然,教育实践也具有自己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在本书第三章有详细论述。

0
《普通教育学》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