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西欧四大国外交(英、法、德、意)1945年――1988年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页
木只木只

二战后,欧洲失去了全球权利中心的地位,西欧各国历经战争的洗劫,政治、经济、军事等地位都有一定的衰落,而此书是站在西欧四个参与二战的主要大国的各自本国利益上,对各国外交政策进行的分析,以国家为界分为了四个相对独立的部分,主要展示了四国外交的个性而非共性。

就英国而言,二战后的英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仍然沉浸在自己过去的大国身份中,其外交政策带有浓厚的传统成分,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1.政策目标的务实性,一贯追求自身实际利益;2。手段的灵活性,根据条件的变化,对外界变通地作出反应;3.实施过程中的稳健性,不为情感所左右,避免过激的言行和政策的大幅度调整。而英国战后的外交史可以说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相互交织,在一系列对欧洲、对美国、对殖民地等相关事务上不断满足其“大国心理”,又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面对自己从“世界第三大国”到普遍地区性大国的的现实。

法国的战后外交史可以说是一部比较励志的奋斗史,虽然第四共和国在美国的帮助下恢复了本国经济的发展,但是在唤醒法兰西民族的自豪感和重振法国大国地位面前作用不大,戴高乐的出现无疑是战后法国外交政策发展中的雪中送炭,此后的外交政策多是在他政策上的继承与发展。法国大国地位的恢复主要需要两个条件,一是独立,二是合作,不仅要提高法国自身实力,还要不断刷刷在世界的威望和影响力,战后的法国在欧洲体系中一直都是积极的参与者,当然这其中也不时掺杂着对德国的旧怨。总之,戴高乐时期的外交风格是激进和理想色彩浓厚的,戴高乐辞职后法国的外交风格则走向温和、偏向现实主义。

作为两次世界大战策源地的德国在二战后国际形象一落千丈,西德尽管在经济和货币力量上有理由当一个头号强国,但政治上还是一个二等国家,政治地位与经济地位的不平等,使得西德在战后的外交政策中多少都体现了追求政治地位恢复的目的,并为此付出了大量的经济代价,如使萨尔返回德国、加入欧洲共同体来争取在西方盟国中的平等地位、在第三世界面前改变以往僵硬立场、和东德的经济交往。不妨说二战后的西德是一种苦行僧的形象,带有些悲观色彩,如果没有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不知西德还要追求多少年的重新统一的目标。

同样是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西欧国家,当另外三个国家在追求大国地位不甘屈于美国时,意大利不以为然;同样是战败国,当联邦德国在艰难现实地位中挣扎时,意大利似乎乐于接受这种现实。对于意大利来说,上次成为世界性的强国的时间已经难于启齿了,战前也不是欧洲强国,战后的意大利对世界事务仍然抱有冷漠的态度,成为世界性强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成为地中海区域内的地区性强国这一目标还是现实的。二战后的意大利外交,始终给人一种迷茫的、缺乏上进心的感觉,虽加入西方体系,但并不是其中的积极策划者,其外交目标和另外三国对比起来也是极为有限的。

战后西欧四大国初期都在美国的帮助下获得了经济的恢复与发展,后又都加入了欧洲共同体,有着大致相同的大路径,但因各国国内情况的不同,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不同,彼此的外交政策理所当然都有很大的不同。

0
《战后西欧四大国外交(英、法、德、意)1945年――1988年》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