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条纹衣服的男孩 8.0分
读书笔记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zoe bear

Book:《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Author:【爱】约翰·伯恩

Publisher:中国人民出版公司

Comments:

以孩童视野写故事的手法并不陌生,诸如《偷影子的人》、《追风筝的人》等。然而,通过孩子清澈、纯真的世界观来看一场骇世屠杀,震撼力却是强过一部拍摄精良的纪录片。

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原本都可以在自己家的园圃里自由飞翔,一个却穿着囚服,一个却是“执行者”家的少爷。本该泾渭分明,却因机缘成为朋友。

小说文字干净,没有抨击战争蚕食的人性,也没有批判“士兵”对国家的愚忠。它只是透过一个孩子的眼睛,将集中营里小小的一个角落一点点撕开给读者看。

纳粹高官年幼的儿子布鲁诺随父举家搬到集中营附近,布鲁诺梦想成为探险家,他把每天中午和铁丝网那一边穿着条纹睡衣的希尔姆的约会看作一次次历险。当布鲁姆的姐姐逐渐被洗脑,成为又一个古德隆·希姆莱时,心智尚未成熟,还怀揣着世界之美好的布鲁姆仍旧沉浸在结交新朋友的喜悦中。

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希尔姆被带到布鲁诺家干活,布鲁诺看到自己的小伙伴惊喜雀跃:“你怎么会在这儿?”而希尔姆的回答却让人心疼:“他们说需要手小的人来擦杯子。”布鲁诺看懂希尔姆饥饿的眼神,将点心递给他,虽然希尔姆害怕被士兵看到,但饥饿的诱惑在布鲁诺的盛邀下投降了。之后的故事,在意料之中,怒气冲冲的中尉发现了这个敢于干活的时候说话,甚至偷吃的小偷,他凶狠地质问,希尔姆战战兢兢指向布鲁诺:“他给我吃的,我们是朋友。”

中尉不可置信转向布鲁诺,朋友?仿佛这是他听过最好笑、最不可置信的话。任何8岁的孩子在如此可怖的逼问下都会害怕。布鲁诺撒谎了,他说他不认识希尔姆,他说他进来的时候他就在吃了。希尔姆没有辩解,目光呆滞地盯着地面。那一刻,我想起了哈桑、想起了希思克利夫……想起了一样是同龄人却被这种“不同”划分阶级的孩子们蒙冤时的沉默。希尔姆涣散而迷茫的眼神是委屈,愤怒还是伤心?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布鲁诺撒谎后难过极了。

好几天,希尔姆没有赴约,惆怅愧疚侵蚀着布鲁诺,他依旧每天带着食物和玩具去等希尔姆。直到有一天,希尔姆来了,带着满脸的伤痕。

每次看到条纹衫男孩希尔姆出现的时候,总不由自主想起另一部小说——《安妮日记》。他们都是孩子,或许根本还不明白命运为何如此对待他和他的家人。

短短一年,他和希尔姆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伙伴。布鲁诺长高了很多,可是希尔姆却日益消瘦,身上不断增加瘀青和伤痕。

再后来,布鲁诺要离开了,我以为故事的催泪巅峰将是布鲁诺亲眼见证小伙伴的死亡。谁能想到他自己也变成了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虽然父亲说他们不是人,他们是垃圾,其实只要换上条纹睡衣,任何人都只是一个胸前的编号而已。

我们都为小天使布鲁诺的死扼腕痛惜,作者用这样一种讽刺极致的方式给了纳粹军官一个最沉重的打击,告诉他,生命是平等的。

最后,衷心祝愿和小说结尾处写的一样:这样的故事,不会在我们这个时代重演。

0
《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