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规则(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游戏)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350页

一个掌权者在处理与下层关系时,最关注的只有两点,即如何制造向心效应和如何防止产生离心效应。因此,牵制之术,防范之术和协调之术,便成为中国古代传统统治术的重要内容。

最早这么干的是刘秀,公元24年,刘秀攻破了邯郸,从守将王郎的文书材料中,反现了自己部下写给王郎的书信,都是攻击诽谤自己的,刘秀看也不看,当着诸侯的面一火而焚之,并说:“让那些提心吊胆的人放心吧!”

这一手的确十分高明,它将已经开始离心的势力又收拢回来,不过,没有一点气度的人是办不到的。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说是不疑,其实还是有疑的,有哪一个君上会对臣下真的信任不疑呢?尤其像冯异这样位高权重的大臣,更是国君怀疑的重点人物,他们对告密信的处理,只是做出一种姿态,表示不疑罢了,而真正的目的,这是给大臣一个暗示:我已经注视着你了,你不要轻举妄动。既是拉拢,又是震慑。一箭双雕,手腕可谓高明。

“一条永远没错或者罕有错误的一般规律:谁是促使他人强大的原因,谁就自取灭亡。”——《君主论》

所谓派系平衡,既指将矛盾对立的两派拢在一起,使其不至分裂,也指在关系密切的一派当中制造隔阂,使其不至过分团结。大臣的团结一致,对国君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国君担心,这种一致的势力如果齐心协力对付自己,自己是招架不了的,因此,他总要在大臣中制造分裂,以便于他左右操纵,分而治之。国君希望在分裂的两派中造成这样一种印象,使他们都以为国君对自己是最信任的,这样,两种势力便都会为我所用了。

一个能够控制住局面的皇帝,总是善于在这纷杂的局面中寻求平衡。

古书上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引诱邻居的妻子,先挑逗年纪大的那一个,挨了一顿骂,又去挑逗年纪小的那一个,她顺从了他。后来,他们的丈夫死了,那人却娶了年纪大的那一个,有人问他:“她不是骂过你吗?”那个人回答说:“当对别人的妻子时,我希望她接受我的挑逗;当选择自己的妻子时,我希望她去斥骂挑逗的人。”大约帝王的心思也是如此吧。

0
《权力规则(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游戏)》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