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规则(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游戏)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300页

驾驭这些人,就好像饲养猎鹰一样,饿着它,它便为你博取猎物,喂饱了,它就飞掉了。如今的这些大将,都是还未出猎都早已被鲜肥美肉喂得饱饱的,因此派他们去迎敌,他们都掉头不顾。

君上对于臣下的安抚,笼络,一般说来,不外乎官职,钱财两种,但这两种对xx全然不起作用。他身为吴王,占据了江南的三郡五十三城,品级爵位已经达到作为人臣的极限;而他的财富,甚至已经超过了中央朝廷,要先控制住对方,只有别寻出路。汉文帝的选择是很聪明的,他所赠的“儿仗”,既不象权力,也不体现财富,但它却显示出一种和解的姿态,流露出一种关切的感情,终于化干戈为玉帛,使西汉王朝统治的稳定又延长了几年。

这位赵匡胤,有一个有名的“杯酒释兵权”的故事。他是在一群部将的拥立之下,黄袍加身当了皇帝的。登基之后,他没有按照历朝的惯例,论功行赏,反而免除了这些功臣的官职,解除了他们的兵权,赏给他们大量的良田华屋,金银财宝,让他们去当阔佬,过快活日子去了。

对于这种关系,孔夫子也并不否认,并公开宣称,自己便是个“待价而沽者”。

古代有一个国君想以千金的高价求购千里马,三年也未能求到。这时他的一个侍从对他说:“这事交给我去办吧!”国君打发他去了,过了三个月,他回来了,只带回一具马骨,对国君说:“我见到千里马时,它已经死了,我花了五百金,将马骨买了回来。”国君大怒,说:“我所寻求的是活的千里马,要这匹死马有什么用?而且还花费五百金!”那个侍从对他说:“死马还肯花五百金的高价买下,何况活马呢?天下的人必定以为大王是真心要买好马的人,千里马很快就会回来的!”果然,不到一年,先后有三匹千里马被送到这里。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凡是有资格参与政变阴谋的人,在当时都是发动者心腹中的心腹,亲信中的亲信,核心中的核心,是极为发动者所宠信的人物。他们都以能得到这种宠信而自豪,以能参与这种核心机密而荣耀,甚至以为自己是在从事一种扭转乾坤,改写历史的壮举而踌躇满志,虽然其间也可能夹杂有几分不安,恐惧,但想起事成之后可能得到的无尽的荣华富贵,也就心甘情愿孤注一掷了。

其实,在权力场中哪有情谊,信任可言。一切都是为了一种明确的功利目的。当这种目的已经达到,发动者已经登上了权力的顶峰之后,对于功狗们可能有两种态度:一是能笼络住的,自然还是要加以笼络;二是笼络不住的,则必定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圣经》上说:以色列的官员或民众如果犯了罪,可以向祭坛献上一头牛或一只羊以赎罪,这牛或羊被称为“赎罪祭牲”,一般民众献的都是羊,所以有了替罪羊之说。

一个掌权者,当他受到了外部的强大压力无以自拔的时候,或当他闯了大祸,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行,闹得天怨人怨,不可收拾的时候,为了能够解脱自己,平息民愤,掩人耳目,他们便要找替罪羊。而用来当替罪羊的,很多都是最忠于主子的人,有的还在主人的阴谋活动中充当谋臣策士,打手帮凶,自以为事成之后能分到一杯羹,没想到却被主子抛了出来。

“事成君收其功,事败臣受其祸”,这便是千百年来掌权者的逻辑。

0
《权力规则(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游戏)》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