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对话 8.5分
读书笔记 第70页
AOI

成为多元论者的意思存在着其他的文明,这些文明追求和我的文明之价值观不相容的价值观。如果我是多元论者就是意指,我理解人怎样能够逐渐接受这些其他的价值观,不论是因为他们的历史或者地理环境,还是因为任何其他原因;要点是:我并不因为这些价值观不是我的、因而对于我无意义而简单地排斥它们—就像真正的相对主义那样;我力求理解,对于那些不认同我的信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人们如何会去追求不同于我的那些价值观。

如果我是自由论者,我就宽容他们;价值观多元性的存在本身并不强迫我去宽容他们。我之所以宽容他们,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多元论者,而是因为我是一个自由论者―我的文明恰好是提倡自由的但这不过是一个孤立的事实。还有一个要点:如果其他这些文化的价值观威胁我自己的价值观,如果它们不仅和我的社会的价值观不相容,还积极设法破坏我的社会,那么―即使我可能完全理理解是什么因素(在社会学上或者心理学上,或者宗教上)引导人们走向这些信念——那我也要保护自己,抵御这些价值观,而且认为我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它们的确是危险的,威胁了作为我的社会存在基础的种种妥协的话,那么,我就可能不得不去攻击这另外一个文化,乃至参加战争。这样的事情可能不像人们设想的那么常见,因为他们仅仅以二十世纪的种种恐怖事件为依据。你必须记住,不是全部的价值观都发生冲突的,只有某些价值观发生冲突。如果我的社会被另外一个社会威胁,实体上的威胁,或者,在极端的情况下受到精神的威胁—— 的话,我就:有资格保卫我的文化和抵抗持敌对态度的文化。但是即使这样的文化,我也得允去理解,并不是简单地把它看成是—种非理性的势力。

个非自由的社会是可能努力保护自己、不接受皈 的;而一个自由的社会,则要抵御将其变成极依自由主义的尝试权主义或者神政论(或者,变成以某种方式威胁其根基的暴政社社会)的尝试;我属于一个自由的社会,我宣扬宽容;但是,只是在某一个程度上。一个自由的社会能够允许法西斯党、宗教狂热主义、原教旨主义、所有形形色色的其他非自由学说存在,但是—有一个前提一·它的势力不得发展到足以威胁一个自由国家的基础。这是一个基本点。一个古老的笑话,内容是德国保守派对德国自由派说:“如果你们当权,你们当然得允许我们生存和发展,因为这是你们的原则;但是一旦我们当权,我们就要努力镇压你们,因为这是我们的理论和原则。”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话,它的意思是;无论建立在什么原则上的社会,自我保护都是基本的需要;说它是基本的,是因为如果没有它,我所信赖的价值观就是我准备在其中生存的唯的社会的价值观(而我信赖的价值观部分地来自遗产,部分地也许是我自己发明的,我皈依了它,或者它也许是我的社会的一个传统,无论其 根源如何)如果有什么战胜了它对它施加暴政,我如果是一个不怎么 勇敢、以和为贵的人,就会宽容,但是心里持续痛恨;如果我勇敢一点,又 找到了盟友,那就要设法将其推翻—这也就是对极权主义、对任何种 类暴政展开反抗的理由。

1
《未完的对话》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