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规则(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游戏)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00页

曾经有过一个十分著名的论断:要夺取一个政权,必须先制造舆论,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这的确是真理,不只夺取一个政权如此,夺取任何一种或大或小的权力,莫不如此。古人虽然没有从理论的角度做出如此精辟的概括,在实践上,他们早就这样做了。

试看武王伐纣之前,先作一篇《太誉》,遍告天下百姓。这篇誉文现实历数纣王“自绝于天下”的种种罪行,然后宣布自己的事“共行天罚”的正义之举,最后号召天下之人同他齐心协力。这便是周武王所制造的舆论。后世的夺权者,无论其制造舆论的手段如何花样翻新,其规模如何声势浩大,其内容始终没有脱离周武王这个框架。

这里有两种不同的情况:

一种是以民众的代言人自任或自居。在暴政的统治之下,民众敢怒而不敢言,这时,敢于对抗暴政的人登高一呼,所言即为民众之心声。所行为民众之希望,这种人是民众的代表,是舆论的体现者;另一种,当怨民沸腾时,他们也能说出一些民众想说的话,但他们并不想按舆论的意见行事,他们只不过觉得“民心可用”,想以舆论作为武器去攻击对手,一旦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他们的行事,很可能与舆论相违背,这种人只不过是在利用舆论罢了。不过,无论是“自任”也好,“自居”也罢,他们所反应的,多少总还是真正的舆论。

另外一种情况则完全不同了,他们所表达的,完全是个人或者小集团的意志,与真正的舆论完全相干,甚至背道而驰,却又冒充是舆论,这就是制造的舆论。它可能混淆视听,干扰真正的舆论,甚至误导舆论,使舆论制造的目的能够得逞。

任何一种层次,规模和形式的谋夺权利,首先必须要招兵买马,也即组织力量。桃园三结义,三顾茅庐,便是刘备组织力量的开始,而《隆中对》中所提出的“外结孙权”,则是寻找盟友,以扩大自己的力量;赤壁之战时的“蒋干盗书”,则是巧用对方的力量。所谓组织力量,亦即指这三种不同的力量协同配合,调遣运用。

一旦成为孤家寡人甚至是独夫民贼,权力的丧失也就为期不远了。

“可他手上无兵无将,他能依靠的,只是日常在身边侍服他饮食起居的一些宦官。一日,他将一名小宦官唐衡呼至厕中,问:左右的人与皇后家不和的都有谁?于是桓帝便秘密召来了这几个人,咬臂出血结盟。”

合法与不合法,有时也很难有一个明确的界限。一个新的王朝通过武力争夺或其他方式建立了,在前朝看来是犯上作乱,是谋反,是不合法;而在新王朝来说,是授命于天,是救民于水火之中,是最合法的事,成者王败者寇,一切取决于你的谋权是否成功,权力是衡量合法与不合法的唯一裁判。

官场中人物,有多少人是按圣贤之言行事,一切以权力是随,东来随东,西来随西,只要保住他的权位,不要说还加了一些伪装,即使你明目张胆作恶,他们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凡是参与阴谋活动的人,在阴谋正在进行之时,可能被视为“心腹”;可一旦阴谋完成,便可能被视为“心病”了。你参与的阴谋活动越多,对你现在所效忠的新的掌权者潜在的威胁便越大,你这块心病便越发使他难于忍受,他越发要除掉你。

权力斗争,变幻莫测,今日雄踞高位,号令天下,明日囚处陋室,听命与人,这样的事情,在权力场上是屡见不鲜的,那种达则意气凌人,穷则灰心绝望的人,十个有九个会在权力斗争的风波中被淘汰;只有那种处变不惊,善于忍耐的人,才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0
《权力规则(中国历史上的官场游戏)》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