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行程记 8.4分
读书笔记 葱岭
nile

在附录的“葱岭”一章,陈诚可能把吐鲁番以西的天山某地误认为黄河的源头葱岭。虽然失误,文笔可以说极佳了。

予于永乐甲子春发酒泉郡,迨夏六月约行五六千里,道经别失八里之西南,即土尔番之边鄙也。度一山峡,积雪初消,人马难行,伐木填道而过。出峡,复登一山, 逈无树木,遍地多葱,若栽种者,采之可食,但香味略淡,根本坚硬,料度此山必葱岭矣。岭下地多沮洳,不胜人迹,此处着脚则彼处动摇。但见遍山下雪水喷涌,如泉流出,沥沥满山,光映人目,皎如日星,四面空旷,莫知所向。

退休外交官写下这段文字,让人想到,除了“到处野芳红胜锦,满川新涨碧于银”(《途中见红花》),“地僻鸳鸯狎,山深苜蓿肥”(《夏日遇雪》),“绿野草铺茵,空山雪积银”(《夏日遇雪·又》),除了这些词句之外,无数景物已经消失于沉默,无从被我们重新目睹。

2
《西域行程记》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