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蔽的眼睛 8.4分
读书笔记 4

每当他来汇报时,面对汉克他总有某种心理上的变化。这种变化,尽管当时他也感觉到了,可就是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后来他才意识到这是种心态的改变。经过反复思索后,他自认为是很漫不经心的态度。

在每次的汇报中,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论是谁的事,对于他自己来说没有丝毫的情感上的触动。

起初,他以为是因为他俩身上都穿着隐身服的原因,套在这衣服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后来,他知道了不是这衣服,真正的原因是各自的处境。汉克,为了工作在有意地避免同事之间的亲密和激动,不气恼,不友爱,没有任何的强烈情绪,这对双方都有好处。如果是弗雷德很亲密无间的朋友犯下了不可原谅的罪行,比如像勒克曼、唐娜他们所犯下的过错,在讨论这等犯罪时,个人所投入的情感又有什么用呢?他不得不克制自己,他俩都得这样,他甚至克制得比汉克还多。他们变得不偏不倚,说话都是一种中立的姿态,逐渐地他们就无需准备也能轻松自如了。

接着他的所有感触又慢慢扩散,渗透到全身上下。

回想过去,对于许多的亲眼所见,他感到愤慨,甚至有过恐惧、惊慌。强烈的让人无法抗拒的意念,加之悲惨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使人不堪回首。但是一旦他坐在汉克的办公桌对面,他所有的感觉都不见了。理论上来讲,他能够冷淡无情地讲述他所看到的一切,或者对汉克的话洗耳恭听。例如,他可以事不关己地说“唐娜因为乱食用毒品快要没命了,她把针头对准每一个朋友尽可能地把他们都放倒,这时最好是用手枪把她打昏过去。”他自己的女人……如果他早察觉到并且把它当一回事儿的话。或是说“某一天,唐娜因为食用一种叫做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麻醉药而引起了脑内一大半的血管收缩。”或说“唐娜已经死了。”汉克会把这些话记录下来,也许会说“谁卖给她的?这种药是在哪儿制的?”或说“唐娜的葬礼在哪儿举行?我们要把她的执照号码和姓名登记下来。”他肯定会毫无表情的讨论这些问题。

这就是弗雷德。但是后来,弗雷德逐渐发展变成了鲍勃·阿克特尔,在必胜客和阿科加油站之间的人行道的某处。而且,总有可怕的幻影色彩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也不管他爱不爱。

这种角色的变化是情感的过程。消防队员、医生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们也会经历同样的变化。不管是作为专业人员还是下了班后的平常人,他们没有哪一个跳起来大喊大叫,他们首先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继而克制其他的人。一个人就应该有足够的勇气。

汉克没有把这种冷漠强加给他,为了他自己,他允许现在的状况继续存在。弗雷德很理解这一点。

0
《遮蔽的眼睛》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