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行程记 8.3分
读书笔记 第57页
nile

永乐十二年,正月还没过完,陈诚等人从肃州卫(酒泉)出发,行至土尔番(吐鲁番)。在这里,人马分为两拨。一路走天山北麓传统的丝绸北道。他本人带队,既没有走北道,也没有走焉耆一线的丝绸中道,而是选择从两者之间穿越天山腹地,经托逊(托克逊),沿阿拉沟河上行。依次经过窟丹那兀尔(奎先淖尔)、古仁达坂,向西南折入乌拉斯台河流域。再向西北行到点司秃(应为现包格旦郭勒村附近),取道巴音布鲁克草原,经纳剌秃(那拉提),顺孔葛思河(巩乃斯河)而下抵达阿力马力(伊犁)。风雪中跋涉逾两月,在衣烈河(伊犁河)畔南北路人马重新会合。

在清代准噶尔之乱尚未彻底平靖时,这条线路也是哈密到伊犁的要道。其中巴伦台到吐鲁番的这条道路,后来也被选为S301和南疆铁路经过的线路。

离开伊犁河上游河谷,两路人马再次分开。一路继续沿着天山北麓的绿洲西行。陈诚等人转而向南,沿着亦息渴尔(伊塞克湖)北岸前行。在湖的西端,他再次没有走寻常路,没有像长春真人和大多数古代旅行家一样西出楚河,也没有走纳伦河的南路,而是扎入天山中的一条小路,一个半月之后,才与早先到达的北路人马在赛蓝(Sairam)会合。

赛蓝第一次出现在汉人典籍中是《长春真人西游记》。它也是《大唐西域记》中的白水城。据《蒙古入侵时期的突厥斯坦》,它是石国的第三大城市。在明初,赛蓝“周迴二三里,四面倶平原,略无险要,人烟稠密,树木长茂,流水环绕,五谷蕃殖”。达失干(塔什干)类似,“城周迴二里,居平原上,四面皆平冈,多园林,广树木,流水长行。土宜五毂,居民稠密。”卜花儿(布哈拉)是个大城了,“周迴十余里。居平川中,民物富庶,街市繁华,户口万计。地土下湿,天气温和。”哈烈“其下户细民,或住平头土房,或为毡帐。屋皆不用瓦房,以其雨少,故不致倾颓也”,“陇亩田原,街衢巷陌,人家院落,皆引水通流,以净尘土。虽天降雨泽不多,而流水四时不断”。这些都是典型的中亚绿洲城市景象。在古典时代,千年以来或许变动甚少。

对于伊犁,书中注解详细。

阿力马力(Almalik)原指林檎,即小苹果,此地多产此果,故以为地名。耶律楚材《西游记》和长春真人《西游记》均作阿里马,《元史·西北地附录》作阿里麻里,一作城名,遗址在今伊宁市西北八十里处,西北距绥定城十四里;一作地区名,凡塔勒奇山、克干山以南,汗腾格里山以北,包括今伊犁专区,皆属于阿里麻范围。陈氏所谓阿力马力,乃指地区而言,凡在这一地区内各城镇居民,欲往伊犁河以南者,均在伊犁南旁渡口卡,渡伊犁河,因而称此渡卡为阿力马力口子。伊宁在《清一统舆图》称为宁远城,《西域图志》称固勒扎(Kulja),一名金顶寺。

而在《长春真人西游记》中也写道,

土人呼“果”为“阿里马”,盖多果实,以是名其城。

不过此时所见的西域,远非汉唐时盛景。《明史·西域传》养夷条写道,

赛蓝东三百六十里,多荒城,盖其地介于别失八里、蒙古部落之间,数被侵扰,以故人民散亡,止戊卒数百人,居故城,破庐颓垣,萧然榛莽。永乐时,陈诚至其地。

0
《西域行程记》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