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小说林 8.1分
读书笔记 在那个故事里,星星和我便是主角。
HHH

丛林是对叙事性文本的一个隐喻。

丛林是小径分叉的化缘。即使其中没有一条已被人走出来的大路,每个人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步子前进,可以自己决定是走树左边的路还是右边的,并且在每次碰到树的时候,都拥有做出决定的自由。

未完成过去时最适合用来叙述梦境和噩梦。暗示一个过去的、不确定的、有可能循环出现的时间。既是持续性又是重复性的动作。

爱伦坡《亚瑟 高顿 皮姆的陈述》《写作的哲学》

普鲁斯特:我们总是被迫翻到前一页去看我们到底在哪儿,这是现实,还是对过去的回忆。

奈瓦尔在对抗中输给了时间。

故事用叙述话语来传递。讲述的成分不等于故事的成分。

显现和顿悟。

普鲁斯特:福楼拜美德之一是懂得如何打乱读者的时间概念。

音乐:阅读时间,叙事时间和故事时间一致。

小说中的大量描写和叙事细节,都是用来放慢读者阅读速度的技巧和手段,直到读者达到了作者认为合适于充分享受文本的阅读速度。

如果你想评估一部电影是否含有明显的性爱场景,你得看看,当某个人物进了一部电梯或是汽车的时候,叙事时间是否与故事时间一致。

灾难和心灵净化之间是长长的历险。

文本中存在一些突然的放慢速度的片段,是为了让我们明白,我们应该用转喻或象征的方式去理解与解释。

文本的迂回及浪漫时间的方式,是基于摆弄空间的想法。【hypotyposis】

《平地》flatland

自我虚无小说的一个很好的视觉隐喻是。第一眼看上去给人以一个连贯整体的印象,又让人感到难以言喻的不可能性。第二眼会认识到为何在二维上是可能的在三维上却是荒谬的。

通过阅读叙事,我们逃避着面对世界说真话时的焦虑。

我们倾向于相信小说描述了一个我们必须通过信任才能接受的世界。

小说给了我们一种活在一个无可置疑绝对真实的世界上的舒适感受,而现实世界则似乎险恶得多。

诠释一个文本与使用一个文本是有所区别的。

为了读一部小说作品,必须对规范小说世界的故意隐藏之标准有所了解。这些标准必须被预设。

小说文本帮我们改正了形而上的狭隘。我们活在现实世界的大迷宫里,比小红帽的世界大得多。这个世界的道路轨迹我们尚不能完全绘出,而它的整体结构还有待我们描述。有些人将上帝看成模范作者,把上帝当做游戏的主宰者,和正在或将会让世界这一整个迷宫变得可以理解的规则。神性是我们必须找到的,而就在找到的同时,会发现我们之所以在这个迷宫里的原因,以及我们应该走上哪条小道。

由于小说比起生活有着更为惬意的环境,我们开始尝试把生活读成一部小说。

自然叙事——叙述的是真的发生过的事情(或者说话人捏造或错以为真的发生过的事情)。

人工叙事——虚构文本所呈现的,那些只是假装在说真实世界的事,或那些声明说的是虚构世界里的真事的。

你并没有决定进入一个小说世界,而是碰巧发现自己已身在其中。

一部小说作品里的一个人物可以出现在另一部小说作品里,以一个真实性的信号出现。当小说人物开始从一个文本迁徙到另一个文本,他们就在现实世界里得到了一张身份证,并从创造他们的

文本里解放了出来。

一部被追崇的作品缘于作品的破碎凌乱,因为缺少形式,所以可以被无穷无尽地变形、脱节。

柏拉图《克拉底鲁篇》cratylus:一个词所表达的不是它自己,而是它的来源,或者动作的结果。

丘比特dios——Di’on zen (生命由它开始)。anthropos(人——能够重新思考其所见的东西)

小说给了我们无穷无尽的支配自己能力的机会,让我们观察世界,重建过去。小说与游戏有着同样的功能,在玩乐中,孩子学会生活,因为他们模拟了长大后会遇到的情况。而通过小说,我们成年人锻炼了自己整理过去与现在的能力。

从小说中,我们找到赋予自己存在意义的普遍公式。在我们的生命力,我们总在找一个与我们的来源有关的故事,让我们知道自己如何出生,又为何活着。有时我们寻找一个广大无边的故事,一个宇宙的故事,有时则是我们自己个人的故事。有时候,个人的故事会和宇宙的故事恰好一样。

0
《悠游小说林》的全部笔记 4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