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哲学 6.3分
读书笔记 绪论
愚人机场

大学里开设的造型艺术课属于带有实践目的或技术目的的艺术学。但是,纯思辨的艺术学所指的不是对艺术的经验直观,而是一种理智直观,这以对艺术的哲学构拟(在一般理念者中的反映)为前提。(艺术哲学=艺术之构拟)

哲学家不应专注于一般意识所认为的艺术中的某个东西,对哲学家来说,艺术是直接产生于绝对中的必然现象,只是由于可昭示和证实,它正因为这样,才具有现实性。

我们应断然将至高无上的哲学(特别是柏拉图的哲学)视为希腊文化中某种不仅同宗教的感性意象,而且同客观的和完全现实的国家形态的根本对立者。从毕达哥拉斯到柏拉图,哲学在希腊土壤上颇有移植自异国之感,此感已呈现于献身最高知识的人们所致力的总的意向。

现实者与理念者之普遍对立的形态是如此绝对,以致在有限者与无限者的临界处(现象的对立者在此消弭于纯粹的绝对性中),那种相互关系昭示其作用,并在最后的级次中复返。这一相互关系同样可见于哲学同艺术之间。艺术是完全绝对的,但它作为现实者与理念者之间完满的复合,其与哲学的关系仍然犹如现实者之与理念者。因为在哲学中,知识的最后对立转化为纯粹的同一;而在在其与艺术的对立中,哲学仍然无非是理念者。

无论何者都不能较之哲学认识在学术上更深地进入艺术的内层,哲学家对艺术本质的认识较之艺术家本身更加明晰。……整个艺术成为哲学中知的对象。屏除哲学以及超越哲学,对整个艺术绝对无法丝毫有所知。

天才是独立自律的,他是最高的法则。天才具有必然的热情,在一种类似神的自由中同时成为最纯真和最高度的必然之热情;而反思在天才中只看到消极的方面,这属于第二性的热情。

艺术哲学是绝对世界(宇宙)在艺术形态中的反映(再现)。

康德的形式主义并未导致崭新的和较为高明的观点,却与之相伴导致众多其中连艺术的味道都没有(Kunstleere Kunstlehren)的关于艺术的学说。

哲学家对艺术哲学的内在本质进行直观。

艺术是与观念相应的国家制度之不可缺少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艺术中,从绝对的自由中造就出至高的统一和规律;艺术又使我们较之我们企及自然,尤为直接地企及我们自身精神的奇迹。

在真正的艺术作品中,个别的美是不存在的,唯有整体才是美的。因此,未臻于整体的理念者,绝不能评说任一艺术作品。

艺术哲学的任务:在理念者中反映包容于艺术中的现实者。关键问题是:什么是“在理念者中反映现实者”?

艺术应当或者确实复现无限者于作为特殊者自身,或者至少可复现之。……哲学复现初象中的绝对者,艺术复现映现中的绝对者。(就无限者的复现来说,艺术与哲学等量齐观。按:联系“有限者与无限者的临界”)

音乐,是自然界和宇宙本体的初象之节律,借助于这一艺术,它进入映象世界;雕塑,所创造的乃是有机自然界本身客观呈现的初象;……

如果绝对者对于哲学来说是真之初象(理念),那么,绝对者对于艺术来说则是美之初象。……真与美无非是对唯一的绝对者进行直观的两种不同方式。

艺术同样只是在作为特殊形态的理念中对美的初象进行直观,然而,其中每一形态,对自身来说是神圣的和绝对的;而当哲学对诸理念进行观照,它们本身又如何,艺术并对它们进行实际的直观。

理念被实际地直观,构成了质料,是普遍的和绝对的艺术质料,一切特殊的艺术作品作为完善的有机体,只能由此而生。这些实际的、被赋予生命和存在的理念,乃是神;因此,作为现实者之理念的普遍象征或普遍再现,见诸神话。

在任何神话中,诸神无非是哲学的理念,只不过这是客观直观(实际直观)的哲学理念。

作为绝对者(非现实者),无处不在同一中;作为现实者,则在普遍者与特殊者之非同一中,在分离中,因而或在特殊者中,或者普遍者中。这里萌生了对立,这种对立也正是造型艺术与语言艺术的对立。造型艺术与语言艺术分别对应于哲学的两个序列:现实序列、理念序列。在造型艺术中,无限者被视为有限者,其构拟与自然哲学相应;在语言艺术中,有限者被呈现为无限者,其构拟与理性主义相应。(具体门类?绪论似乎不太清晰。)

古希腊罗马艺术 vs. 近代艺术

如果艺术本身是永恒的和必然的,那么,在其时间范畴的显现中,则无偶然性,而存在绝对必然性。

我据对艺术的总的看法,“艺术本身是绝对者的流溢。艺术的历史,最鲜明地向我们展示艺术与宇宙的目的,从而与它们为其所预定的绝对同一关系。唯有在艺术的历史中,一切艺术作品的本质和内在的统一才得以展现,整个诗歌是同一天才的创作;在古代和近代的艺术的对立者中,这一天才同样无非是以两种不同的面貌展示自身。”

1
《艺术哲学》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