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辨录 8.5分
读书笔记 感性 知性 理性
南渡

我隔离结束回家后,利用长期等候做结论的空暇,重读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导言》。这篇不长的文字中所提出的“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是我们学术界长期争论未决的问题。一般认为这个说法很难纳入认识是由感性到理性的共同规律,于是援用《资本论》第二版跋所提出的“说明方法”和“叙述方法”来加以解释,以为“由抽象上升到具体”是指”叙述 方法”。对于这一说法我一直未惬于心。当我根据《小逻辑》中有关知性的论述再去思考这个问题时,渐渐从暧昧中透出一线光亮。越思考下去,问题越变得明朗。就马克思在《导言》中对这问题的说明来看,我认为马克思

也是运用了感性—一知性——理性三段式的。如果这样去理解他对”由抽象上升到具体”所作的说明,问题就变得明白易晓了。马克思在《导言》中仔细地阐释了这个方法的全部过程。我们可以把他说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 一阶段“从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开始”(即指感性)—第二阶段“分析的 理智所作的一些简单的规定”(即指知性)—第三阶段“经过许多规定的综合而达到多样性的统一”(即指理性)。问题太明显了,这三个阶段不是阐明 感性——知性——理性又是什么呢?这一发现不禁使我欣喜万分。我觉得 我的诠释是切合《导言》本义的。同时,用感性——知性——理性代替感性——理性的想法,由于从“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诠释中得到印证,更使我 对自己的观点增强了信心。我很希望自己的愉快别人也能分享。一九七九 年我有了投稿的可能,就把对“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理解写成一篇短文,投寄《学术月刊》。这是我在沉默二十多年后发表的第一篇哲学文章。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说: 我如果从人口着手,那么这就是一个混池的关于整体的表象,经过更切近的规定后,我就会在分析中达到越来越简单的概念;从表象中的具体达到越来越稀薄的抽象,直到我达到一些最简单的规定。于是行程又得 从那里回过头来,直到我最后又回到人口,但是这回人口已不是一个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而是一个具有许多规定和关系的丰富的整体了。

从这段话看来,马克思也是运用了感性——知性—一理性这三个概念的。如果把上述理论概括地表述出来,就是这样一个公式:从混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开始(感性)—一分析的理智所作的一些简单的规定(知 性)——经过许多规定的综合而达到多样性的统一(理性)。马克思把这一公式称为”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并且指出这种方法“显然是科学上正确的方法”。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和这种方法相对立的,则是经济学在初期走过的路程,例如十七世纪的经济学家(他们像恩格斯所指出的那些启蒙学者一样,把“思维的悟性[知性]作为衡量一切的唯一尺度”)、就是从温沌的关于整体的表象开始,通过知性的分析方法,把具 体的表象加以分解,达到越来越简单的概念,越来越稀薄的抽象。这也就是说,从感性过渡到知性就止步了。马克思提出的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则是要求再从知性过渡到理性,从而克服知性分析方法所形 成的片面性和抽象性,而使一些被知性拆散开来的简单规定经过综合 恢复了丰富性和具体性,从而达到多样性统一。从这一点来看,黑格尔 说的一句警句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理性涵盖并包括了知性,而知性却不能理解理性。

0
《思辨录》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