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阑”中的叙述 8.9分
读书笔记 女性身体的隐喻
李森科

“性”的言说在中国是最有趣的话题,关于它的禁忌与开通,存在着冲击常识的矛盾——譬如,性在日常生活中(起码在十数年前),是一个难以公开探讨的话题,但是它同时也是国家大政方针、基本国策中的关键议程(计划生育,包括怎么生育,具体到如何不育地姓型性生活)——归根结底,二者有着不同的文化意义,象征着不同位面的社会规范——前者关乎人的欲望和社会伦理,后者则是纯粹的“繁殖”。如此看,革命小说中的“性”,则更具玩味之处。(再比如郑卫淫声与男性观淫癖)

革命的故事,当然少不了英雄儿女的故事——窃附国风之义,不废关雎之乱,但意必蕴藉,言必雅驯英雄血、美人泪的故事搭配。单这一点在具体的操作上很难,特别是考虑到阅读效果时,以至于英雄故事往往成了配角;

引进的西洋小说中原就有缠绵悱恻、哀艳动人如林译茶花女、不如归者,亦不提政治小说中最受欢迎的总是女革命党传奇,铺天盖地的言情小说,采取的都是“拾取当时战局、纬以美人壮士”的叙事策略暗度陈仓。已经是淫辞惑世、而非艳词感人了。

但他们终归受限于传统,在“发乎情止乎礼”的问题上极端拘束,以至几无任何情色的成分。

政治小说当中,巾帼英雄为了政治而忘情,哀情小说中,节妇为了名教而绝情,狭邪小说中,倌人为了金钱而薄情,陈平原只好用“无情的情场”来概括新小说的爱情世界。……辞气浮露笔无藏锋,虽云长篇形同短制,是他们的总体叙事战略。

当然,这其中已经隐隐流露出时代蕴含的焦虑和崩坏,《孽海花》中一个风流妓女的进退行止,已经成为那个庞大政治历史全景的叙事轴线:

赛金花是一个颓废无行的女人,但又有谁比她更有资格,引导我们进入一个腐败堕落,聚散不定的世界?三教九流流斥、男女贵贱乱交,这样紊乱的社会人际关系为彼时政治、商业、革命及洋务等不同领域的相互交杂,提供了隐喻的模型。赛金花风情万种,以淫逸无行的方式,加速满清帝国道德及政治的崩溃,但另一方面,她也不不是一个在最后关头改变了国家命运的女英雄吗?

俄国女革命家夏丽雅因刺杀沙皇而丧命,傅彩云则在卧榻之上拯救了国家。女性的身体符号置换出了为国“捐躯”、为革命“献身”的主题。

0
《“灰阑”中的叙述》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